第九十九章:没有海棠烙(下)(2 / 2)

风中忆走过去坐在棠妖对面。

与棠妖相对而坐,闻着棠妖身上幽幽香气,风中忆更是心情起伏跌宕。

风中忆就将他和香儿的事详细讲给棠妖听,讲到动情处,风中忆泪湿眼眶。这段感人的爱情故事让棠妖听了也潸然了。

风中忆讲着,棠妖听着,棠妖不时用手帕揩下眼睛。

风中忆讲完后,棠妖道:“公子,你能让我看看香儿的画像吗?”

风中忆道:“当然能……”

风中忆从身上取出装画的竹筒,他将竹筒中将那副画取出,在桌上缓缓铺开。

棠妖看到画像中的香儿,霍地站起。她眼睛盯着画像中那个美丽的少女,她真有些不敢相信,因为画中的人,活脱脱就是十年前她啊。

世间相像者虽然很多,但是这也太像了!

棠妖伸出手,她的手此刻都在颤抖。她轻轻抚摸着画像中香儿的面容。她感觉,就是如同在轻抚自己面颊。

难怪,难怪身为大虞第一剑的书剑郎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失态,抓住她的手,削落她的面纱。

棠妖又如自语又似在对风中忆说:“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中忆也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棠妖抬起头看着风中忆,风中忆目光痴痴看着她。这一刻,二人都能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

就这样注视着,就这样心跳着。

不知过了多久,棠妖道:“公子,尽管香儿和我一模一样,但是我真的不是她。她的经历,她的爷爷,还有你们的故事,如果我真是她,我怎么就一点也不记得呢。”

风中忆失魂般地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我觉得你就是香儿。真的,你就是……”

棠妖不再说话,她盯着那副画像,也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棠妖长长吁了口气,她将那副画卷缓缓合上递向风中忆。

棠妖道:“公子,我很同情你和香儿遭遇,我也被你们感动。但是我却不是她。我心中已有心上人。这一生,我也只爱他一个人。如果说你我有缘,也只是今晚之缘。现在缘尽,你走吧。你也不要再打搅我。”

风中忆接过画卷,他没回应,只是小心翼翼将画卷放回竹筒中。然后风中忆转身,黯然朝窗口走去。

风中忆走到窗口时候,棠妖道:“公子……”

风中忆蓦然回首,棠妖看到风中忆眼中有泪水。

棠妖心里震颤了一下。

她遏制着自己情绪道:“公子,我其实是一个不一般的女人。我还知道你现在为白羽人效力。公子,尽管我不是香儿,但是我还是想奉劝你离开冥崖。也再不要卷入江湖纷争了。香儿也不希望你出事的。”

风中忆凄然一笑,他道:“谢谢你。”

棠妖又道:“别在寒风中坐着了,回家吧。”

风中忆道:“我没有家。”

棠妖道:“那你就找个暖和地方吧。”

风中忆听了棠妖这话,心里涌起暖意,他点点头。风中忆推开窗子跃出。他又回头看了屋里的棠妖一眼,脸上露出开心地笑。

如楚狼所言,他笑起来很好看。

棠妖也朝他笑了笑。

风中忆将窗户合上。

风中忆离去,棠妖再难控制自己情绪。

她握着自己的手在地上来回地走。

她自言自语道:“画中香儿,就是我的当年模样。我也喜爱海棠花。风公子让我感觉似曾相识,那两句诗我仿佛听过……难道是这是巧合吗?还是另有隐情?这到底是回事?魔首一定知道,希望他能尽快出王城,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我一定要让事情水落石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