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我要杀虞囚凰(下)(1 / 2)

风中忆停止嘶声呼唤,他痛苦地看着怀中的棠妖,狂乱的头脑也似清醒了一些。他将脸紧贴棠妖的面颊,棠妖面颊冰凉,风中忆的热泪落在她冰冷的脸颊上。

棠妖没有任何反应,她身上也再无任何生命体征了。

风中忆意识到,香儿真的死了,他撕心裂肺的呼喊也难唤回她随着夜风飘走的灵魂。

巧儿仍紧紧拽着风中忆一条胳膊,她哭道:“风大哥,香儿姐真的死了。我爹娘死时我也难以接受,但是总得认命。死者已矣生者如斯。我们都得好好活着。”

这一刻,风中忆才接受了香儿死亡的残酷事实。

风中忆仍是满脸泪水,他发出一声惨笑。

他的心也在这一刻“碎裂”开来。

土丘上的楚狼和厉风见风中忆情绪似稳定了些,二人就掠下土丘过来。

楚狼对风中忆道:“大哥,巧儿说得对。请大哥节哀顺变。你心里要是实在憋的难受,你就将我暴打一顿发泄吧。”

风中忆用嘶哑地声音道:“你先前朝着那人喊‘虞首留情’,他是谁?!”

楚狼实话实说道:“无影杀神虞囚凰。”

楚狼此话一出,厉风和巧儿都惊愕不已。

他俩真是没想到,杀害香儿的人竟然是第一重天。

“虞囚凰,他为什么要杀香儿,为什么……”风中忆闪着泪光的眼眸此刻充满了恨意,蓦地,风中忆仰面大叫道:“我一定要杀了虞囚凰!”

风中忆的声音在原野中回响不绝。

此刻虞囚凰还在一里外的地方吸着旱烟。烟袋中的烟丝已经被他快吸完,烟锅里的烟是最后一锅了。

虞囚凰自然听到了风中忆的悲愤的怒吼声。

虞囚凰吸完最后一口烟,他将烟锅在脚下的一块土坷垃上敲了敲。

然后他站起身来。

虞囚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低语道:这年头活腻的人越来越多了。陆秋亮活腻了,现在又多了一个书剑郎。等我换回玉瑶,我满足你们。世人如刍狗,舍我谁英雄。

随着最后这句话,虞囚凰身形诡异般消失了。

……

风中忆仰面呼喊要杀虞囚凰,楚狼、厉风、郑一巧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他们默然不语。

他们理解风中忆此刻心情,但是他们明白,这个仇风中忆是抱不了。

楚狼更是清楚虞囚凰武功和智慧都已达到巅峰之境。放眼天下,楚狼很难想出谁有这个本事能杀得了虞囚凰。

风中忆喊声落罢,他又凄然道:“我要带香儿回去,我要将她葬在我师傅坟旁。让他们祖孙在地下相依为命吧。我对不起我师傅,我对不起香儿……”

说罢,风中忆抱着香儿遗体朝一个方向飘然而去。

一阵夜风呼号而过,如同一曲挽歌。

楚狼三人看着风中忆身影彻底消失在悲鸣的夜风中,各自心情都无比沉重。

随后三人折返千甲城,结果在半路上碰到黄莺和宇文乐。

楚狼走后,宇文乐最终将龙家三兄弟都杀了。

楚狼几人都去追棠妖,宇文乐也准备去找棠妖。风中忆的事,已经成了他们共同的事。因为只有找到香儿,才能解开风中忆心结。

宇文乐出城时候碰到黄莺。

黄莺知道情况后?就随宇文乐一起寻来。

黄莺也是一个痴情人。这么多年?她仍不忘陆秋亮。所以黄莺很欣赏痴情的人。她对痴情闻名于江湖的风中忆更是有好感。一个男人能做到如此痴情,让黄莺非常感动。

黄莺也知道了风中忆和香儿的事?为了解开风中忆心结?黄莺还让冥崖法师医治过风中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