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想不到的人(下)(1 / 2)

雪贵人现在撕开伤疤用自己亲身经历揭露真相,控诉血月罪行,这对她来说也是需要极大勇气的。

因为这也是她屈辱历程。

雪贵人继续神色激愤道:“那画师其实是血月王城的一个神秘画师,他来大虞为血月王城物色才貌双全女子。被看中的,就会掳走运回魔。他们会用特殊手段抹去这些少女的记忆,最后这些女子都成了魔域高层玩物。还得为他们生儿育女。”

这时有不少人提出疑问,难道魔域没有女人,神秘画师非得不远千里来大虞物色。

提出质疑的人大多都是秦九天事先安排好的人。

雪贵人大声道:“魔域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是因为魔域基本是异类和畸形者组成。魔域的女人大多粗俗,而且很少有好看的,哪能满足魔域高层的兽欲!所以这神秘画师便专门在各国为魔域高层物色才貌双全的女人。而我,成了玉面幽王的玩物,有的成为血帝玩物,有的成了魔首的玩物,还有的成为恐怖异类的玩物。如果不遂他们的意,她们就会遭受非人折磨。有的被活活折磨死。或许到死的时候,她们才醒悟过来,她们是大虞的女儿。我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我活了下来,我清醒了过来,所以我才能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说到这里雪贵人已是满面泪水。

身体也因激烈的情绪颤动。

西边区域人群中有一个戴着斗笠的老者。雪贵人的话每一个清晰响在他的耳畔。这倒不是因为雪贵人内力深厚吐出的字人们都听得真真切切,是因为这老者修为太高了。所以雪贵人说的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老者,就是经过改换面的虞囚凰。

此刻,虞囚凰内心如被刀绞般刺痛。

女儿玉瑶的容颜也浮现在他脑海。

女儿的遭遇,既是他的耻辱,也是他一生都难抹平的创痛。于是虞囚凰发出声音。

“这是我大虞耻辱!任何大虞人见到这个神秘画师,都应该将他千刀万剐!”

虞囚凰的声音在万众聚集的会场回响不绝。声音也清晰响在会台上,就如虞囚凰站在台上大声讲话。

虞囚凰的声音让所有人都震惊不已。他们震惊的不是这声音对神秘画师充满蚀骨仇恨。他是震惊的是,竟然听不出这个声音来自哪里?

他们只能听出这个声音响在耳畔,难以判断声音来自何处。

会场聚集高手万千,也只有少数几人听出了声音来自东边区域。

这几人是血帝、萧寒雪、楚狼、天尊。

他们虽然听出声音来自东边区域,但是也难锁定到底出自哪个人口中。因为人实在太多了。密密麻麻一片。

血帝和萧寒雪目光收缩,目光有意无意朝那个区域扫了一眼。

楚狼则明白,这声音一定出自虞囚凰。

会场中有虞囚凰两千手下,他们立刻响应虞囚凰,两千多人不断发出怒吼,要将神秘画师碎尸万段。

正如虞囚凰所说,这的确大虞的耻辱。

于是呼应的人越来越多,两千多人的愤怒呼喊最后变成了近三万人怒喊。就连十二宫不少人也愤怒了。他们跟着群雄一起呼喊。万众狂喊不断,发誓要将神秘画师碎尸万段。

万众声音响遏行云,震的大地都在颤动,震的诛神山都似在晃动。

在场所有魔域的人面对大虞群情激愤场面,各自心里更是惊惧。有的腿都不由在抖了。

有一个人心里更是因恐惧感到窒息。

这个人立在魔域异类群中,距血帝只隔着几个人。

他就是那个神秘画师。

也是帝神八使中的幽游画使。

这么多年,正是他负责在各国物色才貌俱佳的女子。

玉瑶公子、香儿、雪贵人、都是他当年亲自从大虞掳走的。

幽游画使装扮成一个相貌平平武林人。

万众怒吼声此刻如千柄锤子不断捣在他心上。他甚至觉愤怒的万众随时会如浪潮一般涌向他,将他撕成碎片。

面对万众愤怒,秦九天也心惊不已。

但是他还得保持镇定,还得想办法应付。

秦九天一边示意众人噤声,口中道:“诸位冷静。不能听信雪贵人一面之词。她说完了。轮到我说了。”

但是万众激愤哪能平息,最后虎王为秦九天捧上大虞武林盟主令,秦九天高举盟主令,万众英雄这才陆续噤声。

见此情形楚狼和司马无疆互视一眼。武林盟主令可是江湖万众赋予盟主的最高权力。盟主令出,万众臣服。

所以今日就算揭穿不了秦九天,也得把秦九天从盟主宝座上拉下来。当众收回盟主令。

众人噤声,秦九天一脸激愤,他手指雪贵人道:“事到现在,我也不隐瞒他伙。当初雪贵人既是我心腹,也是我的女人。但是她却背着我与人偷情。被我发现后畏罪潜逃。背叛我的事,我早已公告江湖了。现在她出来帮着楚狼指证我,楚狼又是我头号大敌,你们觉得她的话有几分可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