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孤女逃亡(下)(1 / 2)

秦九天推测雪贵人借故离开总宫多半儿是来曲羊河追查自己身世,所以秦九天命虎王带人日夜兼程赶来。

秦九天给虎王的命令是,如果雪贵人还未到白家,那就将白家的人都杀了灭口。如果雪贵人已经到了白家,那就擒拿雪贵人,然后再将白家的人都杀了。

虎王率人抢先一步而来,他得知雪贵人还未来就先血洗了白家庄。全庄男女老幼七十六口人都惨遭屠戮。

将白家的人斩尽杀绝,虎王就在屋中等候。果然不出秦九天所料,雪贵人来了。

看到虎王雪贵人也立刻明白是虎王率人血洗了她的家园。这是杀人灭口。而虎王是在执行幽王命令。

这一刻,雪贵人对幽王的崇拜敬仰在心中彻底崩坍。

她终于开始恢复记忆,但是她的爹娘,她所有的亲人,包括她的大黄就这样被残忍杀害了。

怒火和仇恨在雪贵人胸中燃烧。

她恨秦九天,也恨虎王。

雪贵人强忍悲痛和仇恨,她现在得想办法自救。雪贵人故作诧异地道:“虎王,你怎么会来这里?这些人都是你杀的吗?”

虎王道:“雪宫主,你又为何来此地?”

雪贵人道:“我追踪凶手到此,没想到这些人已被虎王杀了。倒省得我的动手了。”

虎王道:“哦,那么雪宫主为何伤心落泪?”

雪贵人道:“想起姐妹惨死,所以伤心落泪。”

虎王又道:“那你为何叫白锦林爹爹,还说女儿回来了?”

雪贵人听了这话顿时再无言以对。原来她对白锦林轻声呼唤被虎王听到了。现在她再难圆其说了。雪贵人花容也变色了。

虎王看着雪贵人,那神情就如看着一个被揭穿谎言手足无措的小女孩。虎王道:“雪宫主,别再演戏了。任你多聪明,也瞒不过盟主。你既然喊白锦林爹,也说明你已经记起来了。我劝你也不要做无谓抵抗,盟主还念旧情,他让我把你带回去。只要你配合,盟主会留你一命的。我也会为你求情的。”

原来幽王只命虎王将雪贵人带回去,并未下杀令。

所以虎王准备生擒雪贵人。

虎王说罢拍了下手,于是周围房屋中陆续出来近三十人。这些人都蒙着面。今日毕竟是灭白家白门,所以虎王手下们都蒙着面。

这些蒙面人有的掠入院中,有的飞身到房顶和院墙上,将雪贵人团团围住。

也就在这时候,雪贵人部下入庄,他们飞檐走壁朝这边而来。

看到这些蒙面人将宫主围住,这些贵人宫的高手们立刻刀剑出鞘,他们朝蒙面人们逼来。

贵人宫第二分宫主赵立武功不弱,他身形腾空而起从那些蒙面人上方掠过,赵立落到院中的树上。赵立看到院中还立着虎王,顿时如坠五里云雾中。

这是怎么回事?

虎王正想对赵立说明情况,雪贵人霍地站起。

雪贵人明白,这是她脱身的唯一的机会了。绝不能让虎王先将情况说明。

雪贵人手指虎王抢先道:“虎王,十二宫哪个不知道我其实是盟主的女人!你今日竟然勾结这些来路不明的人害我,你真是胆大包天!难怪盟主怀疑你已有异心了……兄弟们,杀了这个混蛋!”

雪贵人发出攻击命令。

虎王面色顿时阴沉,他朝赵立叫道:“赵立,是盟主命我来的……”

雪贵人可是盟主女人,而且也是赵立上司,所以赵立只相信雪贵人的话。

况且虎王所带的人都蒙着面,在赵立他们看来分明是图谋不轨。

赵立发出一声怒吼,他从树上掠起,手中的剑挥出,一道凌厉剑光劈向虎王。虎王也立刻出手应付赵厉攻击。

随着赵立向虎王发难,贵人宫的那些高手都喝叫朝蒙面人们扑过来,顷刻双方混战在一起。

雪贵人朝血泊中的白锦林看了最后一眼,然后她娇躯飞掠而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