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一刀劈下(下)(1 / 2)

楚狼一刀劈下,宇文乐目眦欲裂,他发出一声怒吼。

结果却出人意外,楚狼并未斩下雪贵人头颅,他刀势突然一斜,只是将雪贵人一缕头发削下。

宇文乐怒吼声戛然而止,他愣了。

雪贵人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楚狼却刀下留情了。

雪贵人也惊惑地看着楚狼。

楚狼松开雪贵人,他对宇文乐道:“老五,你现在终于真正爱一个女人了。也算狗改了吃屎了。你能不惜一切保护自己的女人,这才是真正的男人。我削她一缕发,就算杀过她了。”

宇文乐顿时反应过来,原来楚狼是在试探他。或许也在试探雪贵人。宇文乐欣喜若狂过来给了楚狼一个热情拥抱。

“我的好狼哥啊!”

“我不是狼崽子吗?”

“我……我是喝多了,酒后胡言乱语。该打!”

宇文乐抬手就打了自己两嘴巴子。

楚狼摸着光头笑道:“其实你说的也没错。我本来就是一个狼崽子。”

楚狼未杀雪贵人,雪贵人长吁口气。

雪贵人对楚狼道:“楚门主不杀之恩我定会终生铭记!”

楚狼对雪贵人道:“这次我看出来了,我兄弟对你是动了真情。如果你也真心对他,你就是我的好弟妹。如果你敢骗他利用他,我绝不放过你!”

雪贵人斩钉截铁地道:“我绝不负他!”

楚狼又道:“你也不必在那个洞里躲藏了,不安全。我会妥善安顿你的。一会儿你们俩就去练功院。”

雪贵人道:“他们能容我吗?”

雪贵人虽然未直白说出来,但是楚狼知道雪贵人是担心小主不容她。

楚狼道:“我能容你,他们也得容你。而且我也需要你相助。秦九不是杀了你全家吗,这仇我替你报。”

雪贵人听了这话感动不已,她突然朝楚狼单膝跪下道:“白遇霜愿为楚门主效力!从今往后,誓死追随楚门主!”

楚狼让雪贵人起来,他又俯在宇文乐耳边低声戏谑道:“老五,也不能大意。多深入‘刺探’她,确保万无一失。”

宇文乐听了这话发出促狭地笑。

楚狼也笑了起来。

雪贵人冰雪聪明,似猜到二人笑什么了。

她脸颊红了。

楚狼将刀收起,他伸了一个懒腰道:“那我先回去安顿,你们随后就来。记着,不要走正门。不要让人发现。”

楚狼说罢先行离去。

宇文乐和雪贵人则高兴的相拥在一起。

此刻二人心中更是感慨万端,他们又将目光投向楚狼渐行渐远的背影。

雪贵人自语般地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宇文乐道:“一个让人难以捉摸的狼崽子。”

……

楚狼折返练功院,途中听到西南方向有异常响动,楚狼就朝那边掠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