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相同命运(下)(1 / 2)

南宫寻雪和梁荧雪越发感觉亲切,二人如同挚友一般喝着酒谈着心。

梁荧雪发现南宫寻雪生不光生的有几分女儿态,心思也如女子般细腻。他非常能理解她,而且还不时将她喜欢吃的菜挟在她碗中,还掏出雪白的手帕让她探试眼中的泪水。

真是无微不至。

相比之下,楚狼对她哪有这么好。

她的痴心最终也在楚狼和忘生两情相悦中碎裂,这让她耿耿于怀心生怨念。

南宫寻雪是如此懂她,如此体贴,这让梁荧雪更是倾心。

天下没有不散席,尽管梁荧雪心中不舍南宫寻雪,但是这顿饭也总有吃完时候,二人也将面临分别。

好不容易遇到如此完美男人,简直就是老天赐的厚礼,梁荧雪当然不能错过。

梁荧雪道:“公子,你现在有何打算?”

南宫寻雪道:“我不知如何面对亲生父母,我心烦意乱就离开了玉兰州。自从来到大虞,我一直在寻找父母,也未好好看看这大虞的锦绣山河。我听说烟花城每到冬季都会不定时燃放烟花,一次会燃放很多,夜空竟是各种美丽的烟花,美轮美奂,将夜空装饰的如同最美的梦境……”

梁荧雪听着南宫寻雪讲诉都陶醉了。

南宫寻雪继续道:“我从小就喜欢看烟花,大虞烟花城的烟花又天下闻名,所以我想亲自去看看。我好想变成烟花,在夜空中飞舞绽放开来。”

梁荧雪道:“公子你会武功吗?”

南宫寻雪道:“学过一些武功,能对付七八个平常人。”

梁荧雪道:“现在世道不太平,楚门和十二宫又逐鹿江湖。大虞江湖可谓峰烟四起,各地盗贼也很多,公子一个人去烟花域恐怕不安全。

南宫寻雪道:“那如何是好?”

梁荧雪心里暗喜,这对她来说真是一个好机会。

梁荧雪就毛遂自荐道:“我武功还凑合,我也喜欢看烟花。最近我也心情烦闷,要不我们结伴去烟花域如何?”

南宫寻雪喜道:“那就最好不过了!”

梁荧雪更是满心欢喜,她道:“这样,我先回去告诉我爹娘一声。然后再收拾一下。公子可在这里等我。”

南宫寻雪道:“我还得去见一个朋友,他和我结伴来的大虞。这样,半个时辰后,我们在酒楼西边第二个胡前碰面,你看如何?”

梁荧雪道:“好。”

梁荧雪兴冲冲而去。

她去后,南宫寻雪端起一杯酒缓缓喝下,他脸上又露出无邪的笑容。

南宫寻雪喝完将酒杯放在桌上,然后他掏出些银钱放在桌上。南宫无雪朝外走去,他边走边冲着立在厅堂柱下的小二道:“饭钱我放下了。”

小二忙道:“公子请留步,还没算多少呢……”

南宫寻雪脚步不停,他口中道:“如果不对,你可以追我索要。”

小二赶紧快步走到那桌上,他拿起南宫寻雪留下的银两一数,惊诧自语:一两四钱分毫不差,他是怎么知道的!

此刻,南宫寻雪也正好出了酒楼。

南宫寻雪出了酒楼,他抬头看看略显阴霾的天空,脸上露出最温暖地笑容。

似要用这世间最温暖的笑容驱赶天空的阴霾。

南宫寻雪来到酒楼西边第二个胡同里。

此刻胡同里没有一个人,胡同里显得很清冷,墙角还有积雪。

南宫寻雪突然驻足,他转过身来。

只见一个三十多岁颇有几分姿色的妇人朝他走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