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楚狼身世大白(下)(1 / 2)

凌花想了想,她努力回忆那个铁血。

须臾凌花道:“我猜是你娘求了铁血。因为……”

凌花神情变得有些复杂了。

楚狼忙道:“因为什么?”

于是凌花又将自己所知的一些内幕讲给楚狼。

至此,楚狼完全揭开了身世之谜,也知道姨娘是如何侥幸活下来了。

楚狼遏制着内心激烈情绪,他道:“姨娘,那我娘怎么死的?”

提起姐姐的死凌花又不由自己的哭了,她啜泣道:“我在山里躲了五日,那些人都走了我就回到村子。我进了你娘房子,看到她静静躺在床上,身体已经冰冷僵硬,原来她早死了。我当时伏在你娘你身上痛哭一场。哭完发现你娘一只手里握着一条腰带。这条腰带有一个暗兜,我感觉里面有什么东西,取出一看,原来是一份信……”

楚狼忙道:“信呢?”

凌花从炕东头一个红木箱子里翻出一个小包裹。她将包裹解开,里面是一条叠放的腰带。

这条腰带虽然是粗布缝制的,但是做工很精细,腰带还绣着图案。

图案是一座山峰,峰顶立着一匹狼,狼首俯瞰着下方。

可以看出缝制腰带的人心灵手巧。

凌花道:“我一直将信保存在这带子里。你娘虽然被原上的人称为野小子,但是她心灵手巧也会做女工。这条腰带是你娘亲手缝制的。上面张绣的这座山峰,是神铁原的神峰。你娘怀上你,她梦到一只苍狼立在神峰上俯瞰神铁原,于是你娘又在神峰上绣了一只狼。”

说到这里,凌花又忍不住哭了。

楚狼接过带子,他从腰带暗兜里取出一份折成长条型的信。

由于年代久了,楚狼担心将信弄坏,他小心翼翼将信打开。楚狼看了信心里很是震动。然后他又将信折好塞入腰带暗兜中。

楚狼道:“姨娘,既然这腰带是我娘亲手缝的,就送给我留个念想吧。”

凌花擦了把泪道:“你是她儿子,当然得送给你。你系上这腰带,就当我那苦命的姐姐陪着你吧。她最大希望就是你能活下去。”

楚狼将腰带揣在怀中,离心脏最近地方。

楚狼道:“那后来呢?”

凌花道:“后来我将你娘埋葬了。村里的人都死了,我也不知该去哪里。我从小订了门亲事,是韩二柱的侄子,他十六岁时候就去城里衙门当差了。我就去投奔他。他知道爹娘和村里的人都被杀了痛哭一场,他本来想追查凶手报仇,但是被我劝住。因为那些人太可怕了,根本不是我们能抗衡的。我俩在城里住了一年,后来他不得志,我们就又回到神铁原,准备重建家园。再后来,当初离开神铁原的人也陆续回来几个,因为他们在外面难讨生活。就这样,现在发展成了五户人家。你舅父也在三年前病故,我痛不欲生就落了下病。”

此时完全解开身世之谜团的楚狼心情跌宕起伏难以平息。

闻人也是感慨万端。

楚狼感觉心里憋闷,他就先起身出了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