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抽一锅烟(上)(1 / 2)

天尊对虞囚凰行事作风是了解的,所以虞囚凰对他起杀心天尊也不诧异。

如果不是虞囚凰设下这妙计天尊也难揪出真凶为妻儿报仇,所以天尊很坦然。

“既然是决死战,那你动手吧。能死在你手里也不枉我。”

虞囚凰将刀贴在天尊脖子上,此刻只要他稍一用力,刀锋就会切断天尊喉管。

偷窥中的楚狼见状目中红光收缩,面色也变得凝重,但是他却未从藏身处而出。

如果虞囚凰真要杀天尊,他现在出也晚了。

楚狼觉得虞囚凰不会真杀天尊。

楚狼现在对虞囚凰更加了解,虽然虞囚凰诡计多端心狠手辣,但他绝对是一个有大局观的人。

如果现在局势平稳,虞囚凰一定会杀天尊,不再给自己留后患。但是现在形势如此严峻,与血月王城斗争到了最关键时刻,九臂天尊这样的人物加入抗月联盟,那对抗月力量来说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果然,虞囚凰将刀从天尊脖颈处移开。

虞囚凰注视着天尊眼睛道:“魔域卷土重来,家国两危亡,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就先留着你这条命,不过你得答应我战魔域。”

天尊道:“不用讲条件我也会战魔域的。身为江湖人,这也是我的责任。虞首,那就先搁下恩怨,兄弟阋于墙共御外侮。你也放心,你的秘密,我绝不会透露出去。因为我承诺过你。”

虞囚凰点头道:“等把魔域灭了,如果那时候你我都还活着,我再取你性命。不能让知道我秘密的人活着,尽管你不会说出,但是这是我的规矩。我定的规矩,不能破。”

天尊道:“那到时候我们就再打一场,你我的生死战也就圆满了。”

此刻虞囚凰似再难支撑自己遭受重创的身躯了,他也坐在了地上。

虞囚凰伸出那只被天尊指锥绞的血肉模糊的手,从怀里摸出一个烟袋。虞囚凰解开缠烟袋口的绳子,取出烟锅。烟袋是防水的,里面烟丝并未湿。虞囚凰捏出一撮烟叶摁在烟锅上。然后他拿出火折子,但是由于浸泡潭水,火折子燃不着了。

但是倔强的虞囚凰仍不甘心打着火折子。

因为他现在太想吸一口烟了。

突然,天尊的手伸过来。

天尊手里拿着一个跳跃火苗的火折子。

天尊道:“我的火折子是经过特殊方法制作的,不怕水,还防风。”

天尊替虞囚凰将烟锅中的烟丝点着,虞囚凰深深吸了口,他一副惬意模样,然后将烟缓缓吐出。

天尊咳嗽几声,他又咳出些血。然后他深深吸了口气,也吸了些虞囚凰吐出的烟。

天尊道:“给我也吸一口。”

虞囚凰眯着眼睛道:“没人能从我这里占便宜,那怕是一点便宜。想吸也可以,把你这不怕水的火折子送我。”

天尊笑了,他把火折子递给虞囚凰。

虞囚凰接过火折子将烟锅递给天尊。

天尊接过烟锅也吸了一大口,然后惬意地吐出。

天尊道:“虞首,你傲视天下,几乎无人能入你眼,这已经远远超出一个江湖人的正常骄狂了。我觉得你身份绝不简单。”

虞囚凰道:“你也是老江湖了,有些事最好不要太好奇了。古今多少人,都死在好奇心上。窗户纸不捅破,怎么都好说。捅破了,有时候不堪设想。不捅破才是智者。”

天尊就再不问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