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终雪深仇(下)(1 / 2)

虞囚凰这话刺激了百年魔,的确如虞囚凰所说,现在谁能站起来,谁就是王。谁就能将另外两个都杀了。

于是百年魔也尝试着起来。

百年魔左右两侧胸骨都粉碎塌陷,换了别人早就没命了。百年魔口中含糊地嘟哝着什么,就如一个精神错乱的人自语。

他忍着重创痛苦,拼命往起爬。

最后百年魔晃晃悠悠站了起来。

他正想得意地笑,结果双腿一软又跌在地上。

虞囚凰揶揄道:“我的好师兄,你到是起来呐!你起来就能将我们俩都杀了。”

百年魔眼中的绿光此刻也开始黯然失色了,他面孔抽搐道:“有……有本事你起来……”

虞囚凰道:“好,轮到我了……我就让你们这两个废物看看!”

虞囚凰深呼几口气,他用那只几乎被天尊钻透的手掌托着地,他咬紧牙关,慢慢往往起站。

百年魔和天尊都盯着颤巍巍的虞囚凰。

虞囚凰另一只手也托在地面上,经过两次尝试,最终虞囚凰站了起来。

刚站起来的虞囚凰身形摇摇欲坠,随时都会跌倒。

百年魔当然希望虞囚凰像他一样狼狈跌倒在地上,但是让百年魔大失所望,也让他胆颤心惊,虞囚凰慢慢稳住了自己身体。

尽管虞囚凰此刻再难直起腰,但是他毕竟站了起来。

虞囚凰抬头看了一眼空中日头,他露出骄傲地笑容,他自语般地道:“天下除我无英雄。”

虞囚凰佝偻着身子,步履蹒跚地朝百年魔走过来。

百年魔看着一步步逼近的虞囚凰,这一刻他觉得血液都在不断凝固。

尽管百年魔已经一百多岁,但是他还不想死。百年魔虽然伤的极重,但是他身上有魔血,只要能逃过这一劫,魔血就会修复他受到重创的身体。

百年魔用乞求的声音道:“师弟……看在一场同门,看在我当年待你那么好,饶我一命。我已一百多岁,没几天活头了。你饶我一命,从此我找个地方养老,再……再不出江湖……”

虞囚凰仍一步步逼过来,他面目又变得和善,如一个善良的老者。

虞囚凰道:“师兄,当年你的确待我不薄。但是你还是……还是没真正了解我。我能将最心爱的人毁灭,你……你又算什么……”

百年魔也不知虞囚凰所指最爱的人是谁,他嘶声道:“就算你将最心爱的人毁灭……那也一定有理由。你杀我,难道就没个理由吗?你不是没理由杀人的人,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能死的甘心……”

虞囚凰走到百年魔身边,他蹲下身,袖中也滑出一道寒光。

那是一柄短刀,虞囚凰将短刀握在手中。

百年魔带着沙哑哭音道:“师弟,求你……”

虞囚凰看着百年魔,他用只有百年魔能听得到的声音低语道:“你还算了解我,尽管我视人命为蝼蚁,尽管我爱杀人,但是我不会无理由杀人。这也是我们最大不同处,我杀人有理由有目的,你杀人,从不需要理由……我告诉你,其实我们拜在师傅门下那天……就注定了,咳咳……要么你死在我手上,要么我死在你手上……”

百年魔吐出一口血,他用低沉困惑地声音道:“为什么?”

虞囚凰道:“师傅的意思……只是你没领会而已。因为你太蠢了。而我领会了……”

百年魔听了这话惊愕之极,他一脸难以置信道:“不可能……你又在骗我。师傅怎么会这样安排的。一定是你曲解了师傅的意思……”

虞囚凰道:“我真的没骗你,是你看不破而已。”

百年魔此刻有一种要发疯的感觉,他激动道:“你告诉我……告诉我真相,我死而无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