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抽一锅烟(下)(1 / 2)

八斤这声吼让天尊的仆人难以理解。

偷窥的楚狼听到傻八斤这叫嚷声差点笑出声来。

但是楚狼却不知道,还是自己媳妇误导傻八斤,让八斤以为“先奸后杀”就是将人摁在地上用力搓。

待双方的人近前,他们看到虞囚凰和九臂天尊如老朋友一样说着话,还相互传递抽着一锅烟袋都愣了。

天尊仆人们不傻,知道事情不简单,也就不造次。

傻八斤不会多想,以为神仙师傅被天尊打成了这样,八斤大怒,于是几记力道惊人如磨盘大的天魔掌从天而降砸向天尊。

天尊仆人们也赶紧出招,瞬间刀光剑影掌印腿影一片升起击向那几记大魔天掌。

大魔天掌和那些刀光剑影在天尊头顶上碰撞碎散开来。

虞囚凰也喝住了八斤。

八斤只听虞囚凰和小主的话,他这才住手不再造次。

双方人马各立在虞囚凰和天尊身后,等着二人把最后一锅烟抽完。

虞囚凰将最后一口烟吸完,他对天尊道:“你仇也报了,他的尸体我就带走了。我要将他葬了。”

天尊亲手斩了百年魔头颅,大仇已报,他也不在乎怎么处置百年魔尸体了。

虞囚凰命人将百年魔身首异处的尸体带上,他又对傻八斤道:“傻孩子,背我走吧。”

天尊见虞囚凰看着傻八斤的眼神充满慈爱,声音也充满温情,简直如同待最亲的人一样。这让天尊很是奇怪,一个傻子怎么会让骄狂狠辣的虞囚凰如此对待。

傻八斤就将虞囚凰背上,然后在那批人蒙面高手护卫下朝一方而去。

傻八斤边走边道:“神仙师傅,你伤的这么重死不了吧?”

虞囚凰道:“如果我死了你怎么办?”

傻八斤道:“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活了。”

虞囚凰道:“人性丑恶,世人皆浊。只有你,心中一片洁白。八斤啊,这次我死不了。就算以后我真死了,你也不能死,你得好好活着。在师傅眼中,你是这个险恶肮脏世界中最后的纯净了。”

傻八斤也不明白师傅此话何意,他道:“你不让我死那我就不死,那我在你坟前大哭三天总行吧。”

“这个行。”虞囚凰笑道。随即他笑容又在脸上凝结,眼中掠过一缕锋利之色。他用只有自己能听得到的声音语。“账记下以后算。知道我杀师兄夺武功,知道我亲手杀瑶儿,总之知道我秘密的所有人都得死。”

……

虞囚凰去后,天尊依旧坐在潭边。

几个仆人都准备了治疗内外伤的药物,还有包裹伤口所用物品。他们赶紧给天尊包扎上药。青玉还将几粒治疗内伤的药给天尊吃了。

照庭又将一件棉大氅披在天尊身上。

遭受重创的天尊现在也是硬撑着。

仆人还准备了许多纸钱。

因为天尊准备在杀了仇人后在潭前祭妻儿亡魂。

天尊点燃一张张纸钱,然后抛入冰冷潭中。

以往天尊祭妻儿心情是沉重痛苦又充满愧疚的。

现在他终于报了血海深仇,他心里也好受多了。

天尊对着水潭道:“吾妻,吾子,今日我砍下凶手头颅为你们报仇了。你们也可以安息了。日后,你们的魂儿也不用在这潭上飘荡了,投胎去吧。来世,希望我们还能在一起……”

天尊的徒子徒孙们都围着水潭跪拜,他们也点燃纸钱扔在潭中。

很快,整个潭面竟是火星闪动的纸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