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换人地点(中)(1 / 2)

翌日天还未亮,秦九天和鬼婴护卫着血母起程。

自从鬼婴知道弟弟惨死,他的目光更加阴森,内心对楚狼的仇恨使面具上的鬼婴面孔也越发可怖了。

鬼婴向秦九天提出,换完人后让妖音护送血母回王城,他要留下来对付楚狼。鬼婴发誓要将楚狼碎尸万段,让恶灵豹将楚狼尸骨吞的连渣子都不剩。

秦九天欣然应诺。现在他正是用人之际。有鬼婴这样厉害的人物相助,秦九天求之不得。

一路上,秦九天也极为谨慎。他让虎王带卫队打着盟主旗号从大路而行,他和鬼婴护送血母从偏僻小路而行。

秦九天也不打算将血母安顿在总宫中。

毕竟王城之母身份非同一般,而且随行者都是来自魔域高手,中等异类就有二十多个。总宫几千人马,都是大虞人。而且现在近二十家门派首座聚集总宫,如果出了纰漏,就会让人对这批来自魔域的人产生怀疑。

当天夜里,护送队伍进入总宫数里外一座荒僻山中。

山腹中有一座隐秘石殿,建在地下深处。

这座石殿是秦九天多年前秘密建造的。石殿中有一条数里长的秘道通向总宫。秦九天建这座极其隐秘的地宫就是以备日后不时之需。

秦九天将血母安顿好,然后返回总宫。

鬼婴也和秦九天来到总宫,他要亲自取回兄弟头颅。

鬼无头颅被放置在一个檀木匣子中。

鬼婴打开木匣子,又掀起苫盖头颅的锦缎。鬼无死后的面孔更显可怖,他那只独眼依旧睁着未合上。

鬼婴捧起兄弟头颅举在面前,兄弟俩脸对脸,眼对眼。

鬼婴面具上的婴儿脸抽搐两下,他眼中充满痛苦,也充满愤懑。

鬼婴用他那如幼童般嘶哑的声音道:“我知道你死不瞑目。我会替你报仇。我还会把你永远带在身边。这样,我们再不会分开,并肩而战。”

秦九天明白鬼婴为什么要带着鬼无头颅。因为他知道鬼婴不光是一个高等异类,而且身怀一身恐怖之极的邪恶之术。

鬼婴伸手摸兄弟那失去眼珠的空洞眼眶,他对秦九天道:“幽王,他这只眼珠是不是被你那个女徒弟刺瞎的?”

秦九天听出鬼婴话中带着怨念。

秦九天道:“是。当初他遭受小主折磨侥幸活了下来,结果最后又被楚狼杀了。小主投敌,我难咎其责。我已如实禀报帝神,我会接受帝神惩罚。”

鬼婴对着鬼无头颅嘶声叫道:“二弟,等我将换人大事办好,我们就去找那对狗男女!你听到了吗!”

说来也怪,鬼无死灰面孔突然浮现出一缕残忍神情,如同诈尸一般。

鬼婴带着鬼无头颅从秘道而去。

鬼婴现在身负保护王城之母的重任,所以他得回去。

鬼婴走后,秦九天便迫不及待将鬼医招来。

鬼医来后?

秦九天将那个小瓶取出?

他拧开瓶盖,倒出一粒晶莹如玉的小珠子。小珠子散发出泌人肺腑的清凉香气。

秦九天道:“这药可是神手炼的奇药?”

鬼医看着秦九天掌中药丸喜道:“这正是神手研制的奇药。其中有一味药?

更是可遇不可求。所以神手当年只炼了九粒。他能送幽王一粒?

也算是……”

秦九天打断鬼医话道:“这粒药不是神手赠我的,是血帝分给我的。”

鬼医听了很是诧异?

他道:“当年神手自己留了三粒,他应该分幽王一粒?

为何让血帝分出一粒?”

秦九天也未多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