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双方都落空(上)(1 / 2)

魔君遮目纱被掀起瞬间,鬼婴、妖音和如慧都立刻闭眼。他们这些自己人对魔君的魔眼也很忌惮。

秦九天则将脸略偏,眼睛余光警惕看着对面,不和魔君眼睛对视。

见此情形虞囚凰用嘲讽口吻道:“不要怕,他内力被我用药物封了。药力三日后才会消失。再说了,就算他可以运行内力,也不会对付你们。呵呵,不用一副惊弓之鸟样子。你们可以正视他的眼睛。”

魔君的魔眼在不灌注内力时候,不会致盲人的眼睛。只是会让人感觉眼睛不适。

虞囚凰用药物封住魔君内力,但是药力只能持续三日。这期间,每隔三日魔君就得被迫服一次抑制内力的药。

听了虞囚凰嘲讽的话,秦九天觉得很失面子。

所幸他现在戴着面具,无人能看出他身份。

秦九天将脸转过来,鬼婴三人也都睁开眼睛。

四人注视着魔君那对眼睛。

魔君双眸给人感觉如魔鬼可怖双瞳,又如地狱深渊之口,诡异并且充满毁灭的气息。这双魔眼此刻虽然未灌注内力,但是对视稍久仍会让人的眼睛有一种被灼伤感。

魔君的魔眼天下独一无二,如虞囚凰所言,是绝对做不了假的。

秦九天四人确定了魔君是真的。

虞囚凰对秦九天道:“是本人吧?”

秦九天道:“是。但是我得确定你有没有伤害魔君。如果伤害了,你就是违约。那就别怪我们不守约定了。”

虞囚凰道:“你可以问他。”

秦九天就对魔君道:“魔君,你的内力被他用药封住,三日后真会恢复吗?”

秦九天担心虞囚凰做手脚废了魔君内力。

那样的话,魔君就成一个废人了。

魔君道:“无大碍,三日后就会恢复。”

秦九天这才放心,他对虞囚凰道:“阁下很守信。现在你可以验人了。”

虞囚凰抬起一只脚,他将烟锅在鞋帮子上磕了磕,烟灰带着火星而出散落在地上。

虞囚凰目光也看向马车的门。

此刻,他可以听到车厢内玉瑶公主急促喘息声音。说明车中的人心情异常激动。

虞囚凰心情也激动了,他用命令口吻道:“开车门!”

秦九天朝车旁的妖音示意,妖音就打开车门。

玉瑶公主身披一件红锦缎罩面的棉斗篷从车厢中而出。妖音伸出一只手,扶着她从马车上下来。

虞囚凰眼睛紧紧盯着玉瑶公主,他的心也开始震颤了。

尽管过了二十年,玉瑶公主也由当年那个青春少女变成了中年妇人。但是虞囚凰一眼认出,她就是玉瑶,是他牵挂了二十年的人。

虞囚凰右手也将烟杆握的更紧。

玉瑶公主也盯着虞囚凰。但是她从未见过“老傻子”这张面孔。她真不知眼前这个老人到底是谁。

玉瑶公主以为要见到亲人了,她本来心怀激动充满渴望,但是她看到的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玉瑶公主那双期待的眸子黯淡下来,她显得很失望。

秦九天不动声色看着这一幕。

秦九天先前就猜测,老傻子的面孔不是真容。

一定是易了容。

秦九天对虞囚凰道:“验人吧。”

虞囚凰对玉瑶公主道:“我只问你,出事那年,六月初九你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放了一个许愿囊?”

玉瑶公主听了这话身心一震?

她黯淡的眸子又如死灰复燃一般焕发出惊喜的光茫。

因为那件事?

除了她,普天之下只一个人知道啊!

而那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