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正是时候(中)(1 / 2)

密室入口被炸毁,守在密室门口的蒋薪父子俩遭了殃。

站在密道口的蒋薪儿子当场被炸了个粉身碎骨,尸体掩埋在坍塌的石块泥土中。蒋薪是在屋中央,他被爆炸气浪掀翻在地,身上多处被炸伤。

紧接着,整座屋子也轰然倒塌,蒋薪被掩埋在瓦砾中。

天尊几个仆人,个个都非等闲之辈。尽管蒋薪被埋在瓦砾中,但是他还是奋力从瓦砾中钻出。

蒋薪也遍体鳞伤如同血人一般。

蒋薪来到洞口位置,他用一双铁掌飞快刨着那些瓦砾,口中嘶声呼喊着儿子名字。

就在这时候一个充满得意的声音响起。

“别喊了,很快我就会让你们父子团聚的。”

蒋薪闻声回头。

此刻四条身影掠入院中,立在坍塌屋前,为首的正是南宫炳。

很快,又有若干身影从四下而来,足有二十多人,他们将废墟围住。

原来南宫炳并未出府去拜年。

魔首占卜初三四会有不速之客而来,南宫炳不敢有丝毫大意,他遵照魔首吩咐布置。

南宫炳让管家陪着夫人将梁荧雪移入密室。但是最后他又暗中将梁荧雪移出密室,让一个丫环冒充梁荧雪呆在密室中。

这都是魔首计策。

魔首虽然用梁荧雪做诱饵,但是不会让不速之客见到梁荧雪,那样会节外生枝。

南宫炳也隐藏起来,府中的人都以为他不在。

这一切,管家也被蒙在鼓里。

管家还以为梁荧雪在密室中。

天尊带人进入密道,南宫炳便命人炸毁了洞口。

此刻南宫炳看着一身血污的蒋薪,他真是佩服魔首神机妙算。

当然,他不能泄露有关魔首的任何信息。

南宫炳便对蒋薪道:“你们这些小伎俩,哪能瞒得过我。我早就设下陷阱等着你们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首的又是谁?我从来都是行善积德不惹事非,你们又为何闯我府?如果你能如实招供,我或许还能考虑饶你一命。”

蒋薪是天尊忠仆,绝不可能出卖天尊。

蒋薪目眦欲裂冲着南宫炳叫道:“道貌岸然血月狗!命拿来!”

南宫炳心里一震,自己隐藏的这么深,此人竟然知道他是血月人。

那就更不能留了。

这时候蒋薪插在瓦砾中双手骤然抽出,他身形也朝南宫炳掠来。双手挥动间,两道凌厉铁掌影也飞向南宫炳。

南宫炳来自魔域,也非等闲之辈。

他一脚而起,连续踢在那两道掌影上,两道掌影被踢的碎散开来。

与此同时,南宫炳命令道:“杀了他!”

南宫炳身边三人,才是他最忠实亲信。

是秦九专门派来保护南宫炳的。

三人武功也都不弱。

南宫炳下令,立刻有两个身形掠出。

二人截住扑过来的蒋薪,三人打在一起。

南宫炳这两名手下虽然都是一流高手,但是蒋新是天尊弟子,虽然年近六旬了,但是武功仍不容小觑。

南宫炳这两名手下丝毫占不上便宜,反被蒋薪压制。

这让南宫炳都感到意外了。

南宫炳对另一个低声道:“一个守在外面的手下,又遍体鳞伤,武功还这么高,那被困密室中的人岂不是更可怕。免得夜长梦多,立刻去引爆密室中的炸药。让所有人灰飞烟灭吧。”

引爆点在隔壁院落。

那人点点头身形掠起,准备去隔壁院引爆密室中的炸药。

但是让所有人都未想到,这人身形刚掠起,便朝地上跌去。正好跌在南宫炳脚下。

南宫炳看到这名手下身体在裂开,鲜血从裂开处如泉般喷涌而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