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毫不妥协(上)(2 / 2)

剑光直射楚狼后背。

风中忆这一招看似霸道,但是他知道以楚狼本领完全能应付。

楚狼也不回头,他身形瞬间到了门外,风中忆的剑光也从门口飞出,继续袭向楚狼后心。

这刹那间,楚狼身形一震,一条地狱之龙从他后背而出。

地狱之龙扑在风中忆的剑光上,剑光和龙身同时碎裂开来。

楚狼身形也从院中飞掠而起。

风中忆对萧寒雪道:“我去和他理论!”

风中忆身形也飞快出了屋子。

这时候正好胡八道回来,他看到楚狼飞升到空中,腥风煞跌在地上抱着一只手疼的呲牙咧嘴,他顿时懵了。

胡八道朝空中楚狼道:“小狼,出了何事?你要去哪儿?”

楚狼也不答,径自朝一个方向飘飞而去。

风中忆对胡八道说:“保护好主人!”

风中忆身形也飞掠而起去追赶楚狼。

二人身形也越升越高,一前一后朝东南方向飘飞而去。

出了二里多地,楚狼在一处僻静无人处落下。风中忆随即也至,他落在楚狼对面。

风中忆道:“你这头倔狼,你这是要气死我啊。说好的还,你不还那就意味着撕破脸。盟约也就毁了。我对盟主的保证也成了笑话了。”

楚狼道:“我怀疑他就是迷惑荧雪的人。是幽王派来的!让我还他刀谱?如果不是看在你面上,我把他摁在地上一颗颗拔他的牙,看他还胡说八道,看他招不招!”

风中忆道:“你怀疑他是幽王派来的人,你有证据吗?”

楚狼道:“正因为没有。如果有,他早就死了!但是没有证据,我也觉得他可疑。别看他应对的滴水不漏,但是我有一种直觉,他是事事算好的。有些回答,没等我问,他好像就看出我要说什么了,提前就做好了应对准备。风大哥,我是狼喂大的,我就是半只狼。为了生存,狼得应付各种野兽。狼的直觉有时候非常准的。当年我让河王在半路截杀荣家的人,他不同意还训斥我一顿,说我太多疑了。结果呢,最后荣家血洗了大河府。这次我直觉非常强烈,就如狼察觉出危险一样。你们应该好好查下那小子来历。”

风中忆道:“不用查了。他是货真价实的血盟少主。是端木先盟主的曾孙!这是铁板钉钉的事。你还让我们怎么查?!就是把端木先主从坟里刨出来,他也得认这个曾孙!你真以为我们是傻子们。没有核实他身份,我们怎么可能让他继承血盟之主位子。琼王处事那么老道,现在也信服盟主了。”

楚狼听了这话沉默了,他目光收缩着,不知在想什么。

风中忆耐心劝解道:“小狼,他毕竟是血盟之主,你当面让他难堪,就是再软弱的人也会动怒。血盟和楚门翻脸,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难道,你真想和我、老五、琼王、还有胡八道兵戈相向吗?”

楚狼道:“我不想,但是我绝不妥协。你们认定他是端木先主曾孙,但是我就怀疑他有问题。这叫人各有志。我也不勉强你们,你们也别勉强我。既然我怀疑他了,就绝不会把刀谱给他的。我不会让他称心如意。如果给了他刀谱,他献给幽王,血月人才济济,定会想出破解箜篌刀谱的法子。那样的话,我是给自己挖坟墓。我也定会将事此查个水落石出。只要找到荧雪,真相就会大白。”

风中忆喟叹一声道:“你这样做不光会激怒他,还会激怒血盟的人。如果血盟向你楚门发难,你怎么办?”

楚狼突然笑了,他道:“如果真那样的话,咱们兄弟们只能干仗了。”

风中忆道:“如果我们把你干死了,我们会很难过的。不过呢,我和老五一定会厚葬你,我还会给你立个碑。上面写,太倔,被兄弟干死。”

楚狼听了这话发出爽朗地笑,他道:“如果我和老二把你们干死了,我们也会难过的。也给你们立个牌。上面写,愚忠,被兄弟干死。”

风中忆笑了。

他这一笑,如春回大地,寒冰消融。

他很久没有笑过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