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罪不可赦(下)(1 / 2)

楚狼怒叫声在铁骨王耳中回荡,震的铁骨王耳鼓都嗡嗡地响。

此刻铁骨王的心也和他的耳鼓一样震动着。

铁骨王仰起身子,他神情充满诧异。

楚狼朝着铁骨王发出一声冷笑,他道:“当年帝神决定培养几个异类孩子成为王城以后的栋梁。其中就准备培养一个铁骨异类。让他拥有天下最硬骨骼。于是灵王就开始准备了……这些你比我清楚,我就不用细说了。后来,灵王带着铁血和神手到了神铁原。他们在神铁原找到一个骨骼最硬的少女,她叫凌雀儿,也就是我娘。他们将村里所有人都杀了。铁血又强暴了我娘,我娘怀上了我。但是你不是铁血,你是铁血的兄长,铁烈。你比铁血大四岁,你们兄弟俩长的很像。但是你身材更魁梧高大。你们被称为血月双铁。本来灵王负责此事,后来灵王有重要事回了王城,你来接替灵王监督完成这项计划……”

铁骨王听着楚狼讲诉,面皮抽搐了两下。

他眼神也充满了难以置信之色。

这可是血月绝密,楚狼是怎么知道的?

楚狼继续道:“铁血虽然强暴了我娘,但是人这东西有时候很奇怪。随着他们朝夕相处,铁血开始喜欢上了我娘了。本来帝神命完成后将我带回王城,至于我娘和姨娘就地杀了。除了血月的人,再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在我娘请求下,铁血偷偷放走了我姨娘。铁血喜欢上我娘,自然也想救我娘一命。铁血求你放我娘一条生路。他本以为你们是亲兄弟,你会答应的。但是你铁石心肠不为所动,你杀了我娘。我娘死了,铁血很伤心。离开的时候,铁血将我娘遗体放在屋中床上,他准备伺机杀你为我娘报仇。他甚至发誓,你们之间,只有一个能活。既然只有一个能活,现在你活着,那说明他早就死了。死无对证,你就冒充铁血来骗我!”

铁骨王听了这番话似再难控制自己情绪了。他又吐出一大口血,然后用含糊声音激动道:“你……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告诉我……”

楚狼取出一条腰带。

腰带是粗布缝制,带子上还绣着图案。

图案是一匹狼立在山峰之巅俯瞰下方。

这条腰带是楚狼母亲的遗物,是楚狼去神铁原时候姨娘交给他的。

楚狼一抖那条腰带,腰带如练展开。

楚狼道:“我姨娘在山中躲了几日,你们走后,她回到村子。我娘身体已经僵硬了。但是她手里仍紧紧握着这条带子。后来我姨娘发现,腰带有一个暗兜,里面有一份信。信是铁血写的。他将真相写明了。”

此刻铁骨王方才恍悟过来,他抬起一只手,用抖动手指指着楚狼断续道:“原来……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一切。你,你将计就计……”

楚狼大声道:“对!我也一直在追寻自己身世。我得弄清自己从哪来!是谁的种!又是谁生的我!后来我寻到线索去了神铁原。结果我姨娘还活着,所以我身世之谜就真相大白了。你们休想再骗我了。我在我娘坟前发誓,我会替她报仇的。结果你主动送上门来了。那我只能笑纳了。”

此刻铁骨王也真不知是什么心情。

他面孔变得很难看。

楚狼又道:“从之将死,其言也善。我讲完了,叔父大人,现在轮你讲了!铁血是不是已经被你杀了?”

铁骨王发出苦笑声,他缓声道:“对……呵呵,我杀了你娘,铁血装作认命了……但是我了解他。我就一直提防着他。我担心铁血把你偷走。为了培养你,费尽周折,所以我不能让出了差错。半路上,我命人带你偷偷先走。你爹知道后,更是气怒。他再忍不住了,便向我出手。我们打了起来。尽管你爹骨头比我硬武功也比我高些,但是我有三名异类相助。当时我也非常愤怒,帝神待我们不薄,你爹竟然违背初衷有了二心,这是我难以容忍的。最终,你爹被我杀了。也正因为我亲手杀了自己兄弟,可谓铁面无情不徇私情,更是赢得帝神赏识。所以正式任命我为神殿判官,赐名铁骨王。这次我冒充你爹,我和幽王本以为……你不知真相,你又是我亲侄儿,叔侄又有神似地方,你定不会怀疑,没想到……没想到……”

楚狼毫不怀疑铁骨王所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