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绝不勉强(上)(1 / 2)

楚狼问杨鹏,杨鹏也不知道。

虞囚凰行事谨慎缜密,就算是他的亲信,有许多事也不知内情。

杨鹏道:“我和岳重曾陪同主人去过陵荒镇会那个人。是在一家破酒馆见的面。那人也带着两人。他们都很神秘,包裹的很严实,只露一双眼睛。后来主人和那人在酒馆里谈,我们在外面守着。至于那个人到底是谁,我们也不知情。楚门主,我陪你去。不然他们都未见过你,恐怕会节外生枝。”

楚狼点点头,他也正是此意。

楚狼心想,一千六百里地,真是远,如果骑马走,就算路上不耽误,往返也得二十多日。这样会误了进攻血月王城的大事。因为得提前做好进攻的所有准备。召集各派,调集资源,准备车马辎重,还得召开誓师大会,有一堆事呢。

楚狼想到白鹰,还有屈断崖那只能乘人的大黑鹰。

他准备乘白鹰,让杨鹏乘那只大黑鹰。

楚狼道:“骑马太费时日,这样,我们骑鹰走。许忘生带来一只鹰,明天你和那只鹰熟悉一天,后日我们就起程。这样往返有四五日就够了。”

杨鹏道:“一切听楚门主安排。”

楚狼又让杨鹏传令虞囚凰部下,让他们都来楚门集合。

第二日,在小主的帮助下,杨鹏和那只大黑鹰熟悉了一日。大黑鹰终于肯驮杨鹏了。

于是楚狼将楚门事务交给天尊和胡铮,他和杨鹏各乘一只大鹰升空而去。

临行前,天尊本想有话和楚狼说,但是楚狼有要事办,天尊将话咽回去。他准备等楚狼回来再说。

楚狼走后第二天,天尊收到一份信。

信是一个十来岁孩子送来的。有人给这个孩子买了些糖果,还给了些银钱,让孩子将信送到楚门。

天尊看信封,上面写着:九臂天尊亲启。

天尊有些诧异,送信人竟然知道他真实身份。

天尊将信封拆开,又把信取出展开,顿时,天尊愣了。

信有两页。

第一页上面,写满血字:爹爹救女儿,爹爹救女儿……

就这几个字,写满了一整页。

天尊也认出,这是女儿荧雪的字迹!

此刻,满纸血字,字字如刀,刺痛着天尊的心。

天尊又看第二页信,这页不是血字,是用墨汁写的,字迹灵动秀气,不失为一手好字。

信中写道:后日酉时二刻,云山深处,我携荧雪恭候天尊大驾。天尊可带一名亲信。此事,不得再告诉他人,不然荧雪必死。多带一人,荧雪也必死。我未卜先知,事事难瞒我,不必再费别的心计。若想荧雪活,来。若想荧雪死,此信可视不见。我会奉上令嫒人头。

落款:魔首萧寒雪。

楚狼已将萧寒雪的事告诉了天尊。

当时天尊震惊之极。

原来魔首竟然是旧情人黄莺的儿子。而且是货真价实的血盟少主。女儿落在魔首手上,这也让天尊更是忧心如焚。

自从女儿失踪后,天尊身心饱受折磨,几次梦到女儿哭喊着让他救她,但是他却无能为力。因为局势到了最关键时候,他既不能离去,也不能表现焦虑情绪,天尊便将所有一切都压在心中独自承受。

现在大局已定,血月在大虞阴谋彻底被粉碎,天尊也想离开楚门了。他要带着青玉专心追踪女儿线索。

他本想和楚狼提出辞呈,结果楚狼有要事离开,天尊就准备等楚狼回来再说。

却未想到,现在收到了女儿血信,也收到了萧寒雪的信。

天尊又看女儿血信,他突然捂住胸口,因为心绞痛之极。

这一刻他身形都有些颤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