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楚狼会神秘人(下)(1 / 2)

自从魂王和虞囚凰订了秘密协议,他便派亲信到大虞,随时掌握大虞局势动向。

武林大会上,楚门一方大获全胜,幽王重伤而亡的消息魂王已经知道了。

魂王得知消息后欣喜不已,这正是他期望的。

但是魂王却不知血帝和虞囚凰同归于尽的事,也不知萧寒雪已出王城去了大虞。因为未涉及到北胡,所以血帝和萧寒雪秘密入大虞的事王城未通知魂王。

此刻,魂王和楚狼相对而坐。

楚狼说自己代表虞囚凰来谈,魂王顿时明白,事情不简单了。

魂王对旁边那个面具人道:“你在外候着。”

面具人点了下头,他看了楚狼一眼,然后起身朝酒馆外走去。

楚狼也对杨鹏道:“你也回避。”

杨鹏就随在那个面具人身后出了酒馆,酒馆的门再次被关上。

破败昏暗的酒馆中,只剩下楚狼和魂王二人。

魂王手朝西边墙角隔空一抓,墙角处一坛酒升起,如被无形之手举着飘移过来,然后轻轻落在桌上。

楚狼右手在桌上轻轻拍了两下,柜台上摞的酒碗升起两只,朝桌子飘过来。一只碗轻轻落在魂王面前,一只落在楚狼面前。

魂王拍开酒封,他将两只碗都倒满酒。

魂王放下酒坛道:“当初虞首见我,先摘下面具,报上姓名,可谓坦诚相见。”

听了这话,楚狼摘下面具,他脸上露出友善笑容,他道:“在下楚门之主,楚狼。”

魂王听后一震,他盯着楚狼面孔,目光也变得耐人寻味。

他未想到,代虞囚凰来密谈的人,就是杀灵王斩修罗打败十二宫的大河之狼。也是血月头号大敌。

这一刻,灵王心里五味杂陈。

魂王抬手,将缠裹自己面孔的长巾一圈一圈取下,露出他的本尊。

魂王五十多岁模样,面色紫红,双眉浓密,鼻如鹰钩,嘴唇厚实。他留着短须,胡须看上去很硬,如尖刺一般。

魂王目光仍旧审视着楚狼,他从楚狼身上,看到了铁骨王和铁血兄弟俩的影子。

魂王道:“据我所知,你是铁血的儿子,是我血月的人。你为什么还要亲手毁灭血月?”

楚狼道:“为了我娘,为了河王,也为了我自己。”

魂王困惑道:“为你自己?”

楚狼脸上笑意变得让人难以揣测了,他道:“虞首说,和魂王尽可开诚布公,不必隐瞒。那我不妨告诉魂王,我若想成就丰功伟绩,立在巅峰,总得踩着累累白骨走上去。血月,就是最好的尸骨。毁了血,也能让万众归心。”

魂王道:“虽然你爹铁血死了,但是你伯父……”

楚狼打断他的话道:“铁骨王也死了。我亲手杀的。”

魂王怔了一下,随即他道:“你是做大事的人!”

楚狼用一根手指轻轻扣着桌面,他道:“说正事吧。魂王和虞首密议的事,我都一清二楚了。虞首让我来会魂王。”

魂王道:“那么虞首为何不来?”

楚狼充满惋惜地道:“虞首与人一战,重伤不治而亡。”

魂王听了这话惊震之极,他道:“怎么可能!天下谁能杀了无影杀神?!”

楚狼用平静口气道:“你家血帝。”

这四个字一出,魂王心中更是大震。他一脸难以置信神色道:“血帝去大虞了?”

楚狼道:“你别担心,血帝被虞首杀了。我呢,又将他脑袋砍了。他所带的三百异类,只逃走二十来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