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揭开魔首面纱(上)(1 / 2)

提起萧寒雪,魂王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情绪。

魂王将楚狼为他斟满的酒端起呷了一口,他道:“说实话,论才智,三王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萧寒雪。如果萧寒雪不是端木后人,帝神也不会节制他,我们也不会处处防着他。那他定能干一番惊天伟业。”

楚狼相信这话,因为萧寒雪的本事他见识过了。

连血帝、虞囚凰、幽王都被他算计了。

楚狼道:“那魂王就给我仔细讲讲。”

魂王道:“要讲萧寒雪,还得从血月的梦天师说起。梦天师是血月先知。他精通奇门,占卜术更是高深,十卦七中。王城是天下异类们聚集之地。这些异类都是王城从四海之内搜寻来的。但是天下之大,那么多国家和种族,王城也不可能处处安插探子打听异类,而且大多异类根本不被外人所知。所以就得靠梦天师的占卜术。梦天师卦象显示哪里有异类,王城就派人去掳来。按惯例,梦天师得收一个弟子,继承他衣钵,这样天师死后,还有继任者为王城寻找异类……”

听到这里,楚狼这才明白原来血月在偌大世界寻找异类是靠占卜术。

魂王接着道:“梦天师物色多年,准备收一个徒弟继承衣钵,但是始终未得一个适合之人。二十多年前,有一天梦天师激动禀报帝神,他夜观天象,又结合玄卦幻境得知一个奇童降世。奇童降世时候,大雪飞扬,而且下了三天三夜,可谓是飞雪送奇童。天师说奇童隐藏在大虞神血域一片密林深处,帝神便派人前往大虞神血域掳那孩子。”

真倒真是出乎楚狼意料。

楚狼还以为血月掳走萧寒雪是因为其是端木天涯后人,血月想用萧寒雪身份达到不可告人目的。原来初衷是想将萧寒雪培养成新天师。

魂王又道:“孩子被掳来后,天师为他取名为寒雪,随月神姓萧。天师也精心照顾萧寒雪,视如珍宝。但是一年后,一切都变了。有一次天师卜出奇异卦象,最后天师根据卦象推测,萧寒雪竟然是端木天涯的后人,是血盟少主。天师也不敢隐瞒,他立刻禀报帝神。帝神得知真相也很震惊。血帝主张杀了萧寒雪,以绝后患。月神和天师则主张留下萧寒雪。因为他这样的奇童世所罕见,再找这样一个孩子难如登天。尽管他是端木天涯后人,但是只是一个孩子,血月将他培养成什么样的人,他就是什么样的人。就算他长大是一只猛虎,血神也有缚虎之法。而且还会永远将他关在王城这个笼中,不让他离开。最后血帝也同意了。帝神让梦天师制定一套训练萧寒雪法子。摧毁萧寒雪人格,将他变成一条听话的狗。而且只教萧寒雪占卜术,不教萧寒雪武功。由于血盟和血月是百年宿敌,而且血帝包括天师父辈都是与端木天涯那一战中惨死,所用对萧寒雪的训练,也就掺杂了仇恨因素。怎么说呢,萧寒雪从两岁开始,就开始遭受非人折磨,肉体上,精神上,简直就是惨无人道……难以想象,他是怎么承受下来的,是怎么活下来的……”

尽管魂王未详细讲诉萧寒雪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但是“惨无人道”这四个字,楚狼可是深有体会。

因为他曾遭受毒风老怪惨无人道折磨,整整八年。

最后楚狼反噬,杀了毒风老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