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踏上征途(下)(1 / 2)

楚狼听了禀报并不着急,他也未去观战,仍继续吃肉喝酒。

小主端着饭碗看着楚狼道:“难道你不想去看看?”

楚狼咬了块肉一边咀嚼一边道:“不必看了,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次屈断崖会被风大哥削下一根小指。如果我去了,眼睁睁看着风大哥把屈断崖手指削下,你说我夹在中间为难吗?不如等木已成舟我再去打个圆场。”

屈断崖是小主的人,小主自然希望屈断崖赢。

她放下饭碗道:“屈断崖可是我墨兰第一高手,我就不信风大哥能赢。”

楚狼道:“香儿死后,风大哥如同换了一个人,剑术也更出神入化。而且他还得了丑奴剑。”

小主道:“那我们就打个赌。我赌屈断崖赢。”

楚狼来了兴致,他道:“赌什么?”

小主狡黠笑道:“你赢,今晚我好好伺候你。只要不出人命,由你。你输了,那就得由我了。出不出人命,那就看我心情了。”

楚狼道:“这赌我接了!”

二人吃罢饭,估计风中忆和屈断崖打的也快差不多了,小两口便饶有兴趣出了大帐,朝着营外而去。

风中忆和屈断崖是在营地西边二里外较量。

此刻那里聚集着两三百人。

有血盟的人,还有屈断崖的人。

双方的人不断发出呼声,为各自主人助威。

剑光和罡气也在那里升腾。

楚狼和小主到后,屈断崖和风中忆都已落地。

但是二人身形仍罩在劲气掀起的沙尘中。

人们也停止呼喊,都怀着激动心情等着沙尘散去。

此刻,除了风声,再无人声。

随着沙尘散去,屈断崖和风中忆身形逐渐显现出来。

二人相对而立,隔半丈距离。

屈断崖右手握着一柄长剑,手上鲜血淋漓。

风中忆右手握着一柄剑,丑奴剑。

风中忆神情仍是那样冷漠,他看着屈断崖那只手,突然,屈断崖的剑从中“喀嚓”断裂,前半截断剑落地,插入土地。

随后,屈断崖右手小指也断裂,落在地上。

这一战,风中忆胜了。

当年屈断崖打败风中忆,削去风中忆左手小指。

今日风中忆胜了,削去屈断崖右手小指。

除此之外,二人身上也没有重伤,各自只有两处轻伤。

如果不是只分胜负,而是仇敌之战,那么至少一个人倒下才算真正分胜负。

但是这一战不是仇敌之战,彼此也不可能以命相拼,所以二人都尽量不伤对方,打斗也不如决战那般激烈。

风中忆削下屈断崖一指,也是兑现他当年誓言。那次他败给屈断崖,对屈断崖说日后定拿回这一指。

胜负已分,血盟的人发出一片兴奋欢呼。

屈断崖的人都显得很失落,他们都黯然不语。

楚狼低声对小主道:“贱人,我赢了。”

小主自语般道:“风大哥现在竟然能打败屈断崖。”

虽然屈断崖和风中忆是切磋武功,毕竟风中忆胜了,而且当众削了屈断崖一指,墨兰一方心中当然会不痛快。

为了避免双方发生冲突,也为了打破场中尴尬,楚狼先示意血盟的人停止欢呼。

血盟的人就都陆续噤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