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月神见天尊(上)(1 / 2)

萧寒雪和魔君进入内殿。

殿中不燃烛火,南北两边各有一根石柱托着一个圆盘,盘中各放一颗西瓜大的夜明珠。一颗发着淡紫色的光,一颗发着蓝色的光。

内殿就浸浴在这两种玄妙梦幻的光茫中。

殿中正北有一座玉石榻,长约一丈,宽四尺。

玉榻上盘腿坐着一个女人。

女人袭一身宽松月白色衣袍,她一头如瀑布般长发披散开来,散在玉石榻上。她看上去三十来岁模样,面容姣好,一双眉毛细长,眼中散发着冷月般的光泽。

这个女人,正是血月王城精神领袖月神。

没人知道月神真实年龄,月神有更神奇的驻颜之术,让她看起来就如三十来岁。她脸上没有皱纹,皮肤白皙光滑。

玉榻左边,伫立着一个人。

这个人是生的如同怪物一般。他五官畸形,嘴唇外翻,露出一嘴焦黑尖利的牙齿。他畸形脸上还长着些粉红色肉瘤子,如肌肉透过皮肤凸在皮外。

这怪物还没有毛发,眉毛头发都没有,光头在夜明珠的光氲中泛着光。

他还没有眼睛,眼眶中,长的是皮肤。

更为奇特的是,他胸前还生着一条胳膊。

和他左右臂膀一模一样。

这人也不知是人是怪,但是他却非常可怕。

他的听觉嗅觉和感知力,不知超出常人多少。他三只手臂也极为恐怖。他是月神贴身守护者,寸步不离月神。

月血王城的人都称这个怪物为月神之刀。

因为他就如同月神手中的刀。

月神想让谁死,这怪物就会杀掉谁。

怪物用鼻子在空气中嗅,他嗅出了萧寒雪和魔君气味,他面朝二人狰狞而笑。

魔君每一次见到月神之刀,心里总会升起一种莫名的不安,因为这怪物是这个世界完全无视魔眼功的人。

也就是说,在月神之刃面前,魔君的魔眼功无任何用处。

萧寒雪和魔君走到玉榻前,二人朝月神跪拜而下。

月神一个时辰前出关,青月尊者已将王城在大虞一败涂地的事禀报她了。

血帝,幽王,最信赖的幻梦使都遇难,闻此噩耗,月神的心如被无情猛击。

最终,月神也不得不接受这个比寒雪原还要冰冷残酷的现实。

先前月神先召幽游画师和双头魔圣,让二人详细讲诉血月在大虞惨败过程。

她得弄明白,血月在大虞为何输的这么惨。

幽游画师和双头魔圣将经过禀报月神。但是他俩对一些事情只知其表,不知其里,根本不知内情。

他们都不知铁骨王怎么死的,也不知幽王当时计划,更也不知萧寒雪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幻梦使才是月神在大虞的眼睛,如果幻梦使还活着,那么月神就能根据幻梦使的讲诉完整还原事件经过。

但是幻梦使也死了。

月神从二人口中得到的信息不足矣揭开整个事件真相。

但是月神也不是傻子,她心里也有自己的推测。

此刻月神用她那双月色般的眸子俯视二人。随即,她目光又落在萧寒雪身上。月神眼中升起怨念之色。

萧寒雪跪地垂首,所以看不到月神怨意的眼神。

但是萧寒雪已感觉如茫在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