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一切成空(下)(1 / 2)

面对宇文乐射来的这些暗器,鬼医和那个一等异类也来不及跑了,二人赶紧应付。

这个一等异类果然非同一般,他发出尖锐嘶鸣声,身形连震,一团团绿色气体从身体而出迎向射来的暗器。

鬼医赶紧躲在这异类身后,免得被暗器伤到幽王。

这个异类施出的气体又瞬间凝结成粘稠状,如同稀泥一样。

宇文乐的暗器也都射在这些粘稠物上。

尽管暗器未能射中异类和鬼医,但是却为宇文乐和雪贵人赢得了时间。

宇文乐和雪贵人也趁机飞掠而来。

那名异类又发出一声嘶鸣,然后他身形掠起,一团绿色烟气瞬间而出,罩向宇文乐。

宇文乐在空中身形变化,避开那团绿气,随即他便用暗器反击。

二人一个释放诡异绿气,一个使暗器,在雨中较量起来。

雪贵人则提着刀朝鬼医逼过来。

她那双美丽的眸子盯着看着秦九天。

眼神中,充满无尽的怨。

就是眼中的这个男人,曾是她心中的神。她将自己最宝贵的一切都献给了他,并且死心踏地陪了他十年。

后来,她凭着自己脑海中残存的记忆唤醒了所有记忆。

但是也是这个男人,毁灭了她最后希望。

派人杀了她全家。

连她的大黄也未放过。

雨还在下。

雨水拍打着雪贵人,也拍打在秦九天脸上,这让他苍白的面孔发着水一般光泽。

他也看着雪贵人。

眼前这个女人,也曾是他心爱的女人。

他本想就那样爱下去,但是事与愿违,她记起了一切,她也背叛了自己。

他可以忍受雪贵人回忆起一切,但是他难以容忍雪贵人爱上另一个男人。

此刻面对雪贵人,秦九天内心五味杂陈。

面对逼过来的雪贵人,鬼医用激动口吻道:“雪宫主,你难道就不念一点旧情!你非要置我们于死地吗!当初,幽王是怎么待你的。我是怎么待你的!”

雪贵人道:“如果未杀我全家,我会念旧情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对你们,心里只有恨了。”

雪贵人这话看似回答鬼医,其实是说给秦九天听的。

秦九天当然能明白,他心里沉沉叹了一声。

秦九天用微弱的声音对鬼医道:“放下……下我……你替我和她一战,就当是……了却恩怨了……”

雪贵人武功多高秦九天心里有底。

这些年来,雪贵人既是他的情人,也算是他的弟子。

她大部分武功,都是他教的。

所以秦九天知道,鬼医如果仍抱着自己,跑不掉,也奈何不了雪贵人。只有让鬼医放下他一战,还有些希望。

鬼医武功有多高,秦九天心里也有底。

可以和雪贵人一战。

鬼医就将秦九天缓缓放在地上。他看着雪贵人,抬起一只手抹了下脸上泥水,他的面孔也变得狰狞了。

鬼医道:“雪贵人,我代幽王和你一战!”

说罢,鬼医身形骤然而起,以居高临下之势朝雪贵人连出两掌。两道掌影划破纷乱雨线飞向雪贵人。

雪贵人纤身连闪,避开鬼医那两掌,手中的刀也劈向空中鬼医。鬼医身形急坠,避开刀茫。雪贵人也娇喝着挥刀又劈过来,二人便打在一处。

二人武功相差无几,所以一时也难分出胜负。

秦九天躺在那里,他伤的太重了,此刻他都难挪动自己身躯。他胸口更是感觉如同被大石挤压的喘不上气来。

雨水仍不断拍打在他身上,脸上。

秦九天泛起一缕苦笑,他用自嘲口气喃喃:武林盟主,十二宫总宫主,血月三王之首,今日竟落到这样境地。呵呵……

蓦地,一声惨叫响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