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最后一击(上)(1 / 2)

血帝和虞囚凰身形几乎同时而起,但是虞囚凰身法更诡异,速度也比血帝快一些。

因为虞囚凰此刻施展的身法是“幻魔遁影”术。

这是轻功身法中最高功法。

当年虞囚凰也是凭借“幻魔遁影”胜了大河王的“浮云千变”。

单论轻功身法,“幻魔遁影”可谓天下无双。

虞囚凰平时对敌,多数时候用平常身法。因为就算平常身法虞囚凰这个天才也能运用的登峰造极。

虞囚凰对敌,只要能用五分力击败对手,就不用六分力。能用一种功夫杀了对手,就不会浪费再用别的功夫。遇到更强对手,虞囚凰再根据情况增加招式和力量。

总之,他永远都会留着一手。

所以这就让人永远难摸清虞囚凰的底。

但是今日不同了,他面对的敌人是异类之首,王城之帝!

虞囚凰明白,正常人和异类相比本身就有差距。血帝更是异类中的巅峰,拖的时间越长,异类自身优势就越明显,那样对自己就越不利。

虞囚凰准备采用速战速决打法,尽量在最短时间内结束战斗。

所以虞囚凰立刻施展“幻魔遁影”,希望能占得先机。

果然,论身法,血帝逊了一筹。

虞囚凰身形瞬间而至,超出血帝预想。

虞囚凰左手出现“莲花”,栩栩如生,就如手中托着一朵真的莲花。莲花绽放,开向血帝面门。莲花离手飞出后,那只手掌则刹那间变大,如魔鬼之掌。魔手一掌拍向血帝心窝,大魔天手中的“破日掌”!

杀招!

一上手就是杀招!

但是血帝可非等闲之辈,他那张红色魔怪面具变得越发狰狞,如同大怒。遮目晶石更是红光灼灼,面具上也突然迸出一束红光。

这是“混元血功”中的“含血射影”。

红光击在莲花上。

发出一声响。

莲花碎裂,花瓣纷飞。

红光散乱,流光乱射。

血帝右手也骤出,此刻他皮肤下那些诡异红色破肤而出,覆在他手上。这是他神功中的“混沌手”,是极为霸道的一招。

血帝自然也看出虞囚凰上来就出霸道杀招。

所以他才施出“混沌手”。

于是虞囚凰的“破日掌”和血帝的“混沌手”大力互击在一处。

由于虞囚凰出的是杀招,这一掌未用借力反弹功法。所以这一掌是和血帝的掌硬碰硬。

“嘭”地一声巨响。

如同惊雷乍响。

血帝和虞囚凰身形同是被震的颤抖,虞囚凰身形颤的更厉害些。他口中也吐出一口血来。血帝口中则是溢出一缕血。

二人实打实硬对一掌,虞囚凰吐血,血帝是口中飞出一缕血,这掌硬拼,血帝占了优势。

这倒不是血帝功力比虞囚凰深厚。

是因为血帝还有异能加成,异能推波助澜,才让他这一掌之力如此可怕。

除了虞囚凰和楚狼,恐怕也无人再能和血帝的“混沌手”硬拼一掌。

二人右掌对着,虞囚虞左手也出,使的是“七绝追魂”手法。掌影绰绰击向血帝几处要害。

血帝也立刻还以颜色,另一只手使出“血月寒霜”。顷刻间,他那只手血色气氲弥漫,并且夹带着一道宛若白霜的光茫迎向虞囚凰的七绝追魂。

二人手上互攻,脚也骤然发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