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失控的科学实验(1 / 2)

祁连山脉,某个不显于地图的山间谷地。

这条位于中国西北的山脉本是古时匈奴人的“天山”,一直是猛兽鹰鸷的地盘,千百年来,这些个飞禽走兽在这里逍遥自在,当真是好不快活。

但在旬月前,这里的山大王们的快活生活被搅碎了,因为一些只用两肢行走的生物来到了这里。

这些生物甫一到来便着手驱逐这里的原住民们,山里的野兽们虽然从基因中流传下来的信息中隐约知道这些自称为“人类”的生物的厉害。但在它们的头脑里,没有比栖息地被夺取更大的耻辱了,因而猛兽们在被打得抱头鼠窜、望风而逃之前颇是组织了几次对侵略者的正义抗争。

当然,没有什么能够抵御人类的强大武器。

几个月间,这个山间基地的规模以惊人的速度不断扩大,不断有新的作战单位与工程兵部队进驻,武装直升机全天候起降巡逻,山区的外围也有部队在进行军事演习。一时之间,这里已经被强大的国家机器所隔离。

这天,基地的最高指挥官带领基地人员正在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科研人员。在半小时之前,他才刚刚得到通知,原来这里是被当作实验基地修建的,即将展开一场重要的科学实验。盖因他的职责只是负责保卫,却是无权参与基地建造事宜,所以他之前也是不知道基地的建造目的。他只知道一件事:这里的一切事务都是由中央军委直接从燕京负责处理的。

如此严格的保密措施,在深山里临时修建基地,怎么想都不会是普通实验。

远处传来直升飞机的轰鸣声,指挥官抬眼望去,远处天际出现十几架重型直升机,正在飞快向此处飞来。高空中传来隆隆声响,想必是护航的战斗机正在飞速掠过。这次试验极端保密,即使是指挥官本人到目前为止也不知具体实验内容。他是真正的职业军人,也不去多想,只是坚决执行上级命令。

不一会儿,直升机一架接一架的降落在基地的停机坪上,高空中执行护送任务的战斗机也纷纷返航。直升机舱门打开,搭载的科研人员纷纷离机。指挥官见状也带着自己的部下过去迎接科研人员,准备进行交接。

但令指挥官感到诧异的是,出列与他进行交接的竟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而周围的科研人员对此似乎也是当成理所当然。他只知道这次试验的总负责人名叫张启,其他情况一概不知,却不想竟是如此年轻。

这名青年浑身都洋溢着自信的光芒,身材高大,容貌俊朗不凡,神态气质无不体现着少年得志、春风得意八个字,隔着老远便伸出手来准备与指挥官握手。

如此年轻,就掌管着一支国家最高级别的科研团队,实在是让人惊叹!

须知,即使在现代世界,资历也是团体中确定地位的重要因素之一。如此年轻,如此高的行政级别,在各国都是少见的。兼之他一走动,立刻有四人贴身跟着他,看举动必是最顶尖的军中好手。如此高级别的保护措施,享受到的人可不多。

不过这不是他应该猜测的。心中想着这些,指挥官先是一丝不苟地抬手敬了个礼,然后才与那年轻人握手。

“你好,张博士,我是89237基地警卫团的指挥官王红兵,负责协助您开展实验。”

“王团长,您好,我是张启,是这次实验的负责人,接下来一段时间就要麻烦您了。”那名叫张启的青年与他握了下手后,斯斯文文的对王红兵说道。

王红兵在迎接张启一行人之前得到指令,要求他务必要协助科研人员尽快展开实验。因此和张启见过面、打过招呼之后便问张启是否要去看一下实验准备情况。

张启立刻便答应了,说本有此意,更是进一步提议说不如现在便直奔实验设施处看看好了。

王红兵虽然提议让张启尽快去看看准备情况,却也没想到他会这么急切,竟要立刻便直奔实验场,不过转念一想:科学家嘛1便自觉理解了他的急切,说道:“可以,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王红兵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既然说要现在就去看,便立刻带着自己的副官和张启及他那几名保护人员驱车前往设施安装处。

二人那天也未再多加交谈,张启见到设施后明显有些激动,只顾着打量设施,便不知不觉地将王红兵等人冷落在一边了。而王红兵等人也是乐得清静,这次任务,事前一点信息都未透露,相关事宜均由中央军委直接掌控,明显是不同寻常。打听这种任务的详情明显是对自己的政治前途的不负责,即使张启主动告知他们他们说不定也要想方设法地拒绝。反正基地迟早会召开“吹风会”,该知道的他们肯定会知道,只不过是早晚而已。

待张启仔细看完设施后,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乘坐直升机经过长途飞行抵达这偏远山区,落地后又立刻马不停蹄地来查看实验设施,整个人实在已经非常疲乏了。兼之这里实行的是战时管理制度,不兴吃什么接风饭。向王红兵等人告声罪后便回住宿的地方休息了。

时间匆匆而过,眨眼间一个月时间又过去了。

这天,王红兵接到通知:“实验即将进行,今晚召开‘吹风会’。”

当天晚上,待他按照时间抵达会议室,往主席台上一看,心中不禁吃了一惊:小小的主席台上此刻有四个人,除去张启不论,其他三人竟然皆是挂着将星。须知这只是“吹风会”,连“吹风”都由如此高级别的人来做,真不知正式实验时会引起怎样的关注了。

坐在主席台上的几人此刻似乎正在商量着什么,片刻后,似乎商议妥当了。坐在中间的老者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同志们,这些日子来大家光是闷头搞建设,恐怕还不太了解这个实验基地的一些相关事宜。今天晚上呢,我们召开这个会,主要就是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实验的基本情况,让大家心里有个数。”

说完,他转头和边上的其余几人小声交流了几句,继续说道:“闲话我就不多说了,坐在我身边的是这场实验的总负责人——张启张博士,接下来,就由他向大家介绍一下这场实验。”

张启接着说话,“大家晚上好,在介绍实验前,我想先向大家介绍一个概念——绝对零度。”

说完这句话,他似乎有些激动,伸手松了送领口,然后才继续说道:“绝对零度,是热力学理论上的最低温度。根据已有的科学研究:粒子的动能越大,它的温度就越高。反言之,粒子的温度越低,动能就会越小。当粒子的温度达到‘绝对零度’时,它的运动就会停止。”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开始锐利起来,紧紧地盯着自己面前这满屋子的军队精英。“诸位可能不太理解粒子停止运动是怎样的情境”,说着,他举起一只手来,做出一个下按的手势来增强自己的说服力,“我给大家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大家可以理解成,在这种状态下,万事万物都会被冻结,一切都会停滞,即使是——时间。”

底下众人听到此处,均是心里震惊,没想到自己竟会听到这样的“科幻情节”。不过在座的大都是军队人员,遵守纪律几乎已经成为了本能,再加上台上的三位将军压着,因而现场众人虽然震惊,但也仍然都是正襟危坐,继续听台上青年的讲话。

张启停了一下,给台下众人一点消化这个消息的时间。虽然自己只是介绍“绝对零度”,但没人是傻子,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已经明白这次实验必定是与这“绝对零度”有关。

能干涉时间的能力,实在太过惊悚!

张启这时显得有些兴奋,面上浮起一团酡红,镇定了一下,舔舔嘴唇,继续说道:“虽然‘绝对零度’是一种很吸引人的状态,但就之前已知的研究来看,这种状态是只存在于理论上的,直到我们的研究做出突破。”

王红兵坐在台下,心中也是震惊不已。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参与这样的事件,整个人都昏昏然如在梦中。他继续听着台上那个正在侃侃而谈的年轻人的讲话,终于明白那个年轻人为什么年纪轻轻就能掌管如此庞大的科研团队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