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言语之间(1 / 2)

桐岛一进到屋内,便快步走向美智子身边,激动地说道:“美智子,我听说他们竟然是剖开你的腹部才将孩子取出来,你没事吧?”接着又转身对跟在后面进来的众医疗忍者说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不经族长的同意就采用这样的医疗手法!你们眼里还有族长吗!”

苍斗听到这话,不禁脸上一抽,心里暗骂桐岛这老家伙指桑骂槐。

他哪里不知道这是桐岛在给自己下眼药,虽然众人都知道这件事是自己授意的,但此时哪有人敢说出来,更何况是当着族长夫人的面。

结果,这件事现在就成了族长威信不足,竟然连手下的医疗忍者都无法约束的表象。众医疗忍者自然也是不敢多说什么,只好都站在角落里,唯唯诺诺,既不敢承认自己等人擅自做了这样的决策,也不敢反驳桐岛的指责。

静加此时虽然也想挺身而出,再为族长分忧解烦一次,但想了再想,终究还是没敢站出来。

长老桐岛可不是宗一郎!

宗一郎对族长有畏惧之心,所以,一旦族长决定要保护自己,宗一郎也只能乖乖退下。但自己要是现在站出来,说整件事都是自己做的的话,以长老桐岛的行事风格,很有可能就敢立刻派人把自己拖出去干掉。而在夫人面前,族长大人对自己恐怕也难有像之前那样坚决的维护意志。

先前接生时,静加是采取先欺骗美智子,再对其施放强力幻术的方法来使族长夫人“同意”将要采取的措施的。而一旦采取了这个措施,按理说,族长夫人是必死无疑的,自然也不会存在事后怎样对夫人解释的困扰。但众人谁都没想到,族长夫人产下的孩子资质竟然如此出众,不仅是天生的冰遁血迹者,更是能维持住夫人的性命。

事态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参与过接生的医疗忍者们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等人惹下了天大的麻烦。美智子夫人并非没有根基之人。近年来,虽然美智子在上代族长旧部中的号召力已经大不如前了,但她毕竟是前族长的独女。在占着道理的情况下,一旦夫人想追究自己这些人的责任,有着前族长旧部们支持,自己这些人的处境恐怕是相当不妙。

待到美智子醒来,在族长苍斗面前,即使是宗一郎也不敢和夫人多说这些事。因而,水无月美智子到此时也还是不知自己身上之前竟然发生过这种事。

当然,苍斗也没有想到宗一郎等人竟然会得知这件事。他挑选的给美智子接生的人都是他自认可以绝对信任的,到时即使美智子死在生产过程中,也只推称是难产,再处罚一番接生的医疗忍者,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但没想到的是,宗一郎和长老桐岛竟然先后都得知了这件事。发展到如今,事态竟然已经渐渐有了些许失控的态势。

水无月美智子之前并不知道自己身上竟然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如今听得长老桐岛如此说,第一时间便是感觉不敢置信。

她虽然政治才能并不出众,但毕竟成长于族长之家,见多了阴私勾当。此时乍听闻这样的消息,虽然心里震惊,但也立刻就反应过来这件事必然是得到了自己的丈夫——苍斗的许可。

生产过后的她本就身体虚弱,此时更是感觉眼前一阵发黑,难以置信的看了苍斗一眼,身体立刻就摇摇欲坠,要再次昏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