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二三事(1 / 2)

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正在等待生产消息的水无月苍斗实际上早已心急如焚。

自家事自家知,实际上,在与长老派的争斗中,自己并非只是处于劣势,而是已经要一败涂地了。现在,自己的部下们人心惶惶,若是不能尽快稳定一下人心,恐怕迟早要出大事。

水无月苍斗并非族内高层家庭出身,能够上位,一是靠自己的过人才干,二是因为他娶了一位显赫的妻子。没错,苍斗的妻子美智子正是水无月前任族长的独女。正因如此,迎娶了水无月美智子的苍斗才能顺利接收前任族长的政治遗产,并进而取得族长之位。

但通过这种方式取得族长之位对苍斗却也有不利之处。

当初,水无月的上代族长去世后,其部下本来是准备拥立族长之女水无月美智子继任族长之位的。因为水无月的女性族人虽然相较男性族人更难觉醒血继限界,但一旦觉醒,战斗力则往往比男性更强悍,所以在水无月家族女性也是可以执掌族中大权的。但在那时,无论是少壮派首领苍斗,还是长老派领袖桐岛,都明显要比性格柔弱且没有觉醒血继限界的水无月美智子更适合担任族长。

无奈之下,前任族长旧部只好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转而与少壮派首领苍斗结盟,在苍斗答应迎娶美智子的前提下支持他成为族长。

但双方的合作却并不愉快。

虽然豪族忍者们的傲气一直为平民忍者所诟病,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即使在豪族内部,也是十分讲求上下尊卑的。

前任族长的旧部们虽然支持苍斗成为族长,但其中许多人却颇有些看不起低层出身的苍斗,苍斗的部下为此经常与他们发生冲突。

时间一长,裂痕越来越大。由于苍斗本来就是少壮派首领,所以处理双方纠纷时,经常有意无意地偏袒自己的原部下。时间一长,前族长旧部越来越不满,若非是美智子的存在,恐怕都会有被桐岛那个老混蛋拉过去的隐忧。

但俗话说,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苍斗近些日子就陷在这样的困扰中。

自己的长女已经三岁了,不仅没有显现出成为杰出忍者的特质,反而性格越来越像美智子,只有不必要且无用的仁慈,却没有一点成为一名优秀忍者所必须的坚忍果决。而反观长老桐岛的那个妖怪般的孙女,和自己的女儿一般年纪,却已经能够提炼查克拉了。

这等妖孽般的资质,只要不中途夭折,未来必定会成为水无月的中流砥柱,甚至是,族长。要是自己这边再不出现一个可以在未来和她对抗的天才,恐怕别说是那群对自己面服心不服、听调不听宣的家伙,即使是自己的旧部中也会有人想为自己留条后路了吧。

苍斗想到这里,一向挺直的腰背也不禁微微弯了些。他少年成名,虽然出身自族中的普通人家,但一路也是顺风顺水,最终更是赢取族长之女,夺得族长之位,堪称人生赢家的范本。哪里想得到自从坐上族长的位置后却是四处受到掣肘,对外因为威胁到了雾隐如今的第一豪族——鬼灯一族的地位而受到打压,对内也是越来越感觉力不从心。

可恶!

想到这里,水无月苍斗的嘴角抽动了下,眼神不禁阴狠起来:桐岛那个老不死的的混蛋,看到本大人即将有儿子竟然就敢下黑手。要是本大人的儿子这次被救回来也就罢了,若是有万一,本大人就拿你的孙女陪葬。

自从成为族长后,苍斗一改从前洒脱的行事风格,处处谨言慎行,内心早就压抑无比。这次遇到此事,失去部下忠诚的恐惧和痛失继承人的怨恨混杂在一起,终于使得他有些抗不住了。这时也不管桐岛暗害自己夫人的结论还只是推测,下定决心,如果自己的儿子死掉了就要派人干掉桐岛的孙女。

当然,那之后的派系混战,家族武力大衰的后果他暂时是考虑不到了。

所幸,为美智子接产的医疗忍者最终还是带来了母子平安的消息。哦?听到这个消息,苍斗首先不是惊喜,而是疑惑。自己的夫人应该确实是难产了,要不然刚才那些医疗忍者怎么会跑到自己这里,得到授意之后才敢继续下去。

苍斗当即抬起头看着那名来报信的医疗忍者,示意她解释这是怎么回事。那名医忍本来是想借着这个好消息在族长大人面前露个脸,哪里会想到族长听到这个消息不仅没有大喜过望,反而显得若有所思。当即就想起族内传言的族长旧部和美智子夫人的支持者不合的传言,以为自己不小心窥破了什么天大的阴谋,瞬间就感觉两腿有些发软。

苍斗等了半天,见这女忍太过愚笨,竟然无法领会自己的意图,实在比静加差得远了,只好开口问道:“静加先前不是说夫人难产吗?”

那女忍这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急忙又在脸上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回道:“恭喜族长大人,这次不仅是母子平安。而且小少爷一出生竟然就觉醒了冰遁血迹,简直是像您一样的天才。”至于她们“剖腹取子”的事情,则是识趣地没有提及。

“哦?!天生的冰遁血迹拥有者?!”水无月苍斗闻言呼的站了起来,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喜悦之情,盯着面前的女忍,希望得到对方的确认。后者自然是又赶紧重复一遍,以帮助族长大人确认自己并非出现了幻觉。

苍斗此时感觉整个胸膛都被狂喜所填满,即使知道面前女子的那句“像您一样的天才”只是恭维的话语,也不由感觉心怀大畅,急忙示意面前的女忍快带自己去见见自己的天才儿子。

忍者的行动速度都是非常快速的,虽然水无月的宅院占地极广,对苍斗来说也不过是转瞬即至。

但等到他抵达了夫人美智子的生产之处时,刚走进院子,脸色就沉了下来。

原来,此时的庭院中变得灯火通明,打眼望去,却是站满了上任族长的旧部。其中的领头者水无月宗一郎此时显得情绪很是激动,甚至拔出了自己的忍刀,指着静加,对其吼叫着些什么。苍斗立刻明白,估计是“剖腹取子”的事情被他们知道了。

这件事理亏在他,要是自己没有被他们发现的话,肯定是掉头就走,待事态平息些再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