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桐岛(1 / 2)

这边苍斗、美智子正在享受温情的二人世界,忽然听得门外传来宗一郎的大嗓门声音:“啊,桐岛长老,您怎么来了?”

紧接着,水无月苍斗最大的政治对手——水无月桐岛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怎么,我的侄女生产,我就不能过来看看?”声音喑哑低沉,听起来活像一口痰卡在嗓子眼上。

宗一郎知道桐岛当年在与苍斗争夺族长之位时遭人暗杀,忍刀直接从他喉咙上划过,虽然保住性命,但声音却是从此成了这般模样。因此对桐岛的声音也不以为怪,只是赶紧低头说道:“哪里哪里,您亲自过来探望美智子夫人,夫人知道后一定也会非常高兴的。”

桐岛看着面前鞠躬姿势无可挑剔的宗一郎,发出几声积年老枭般的笑声:“宗一郎,自从你投入苍斗的麾下,割人咽喉的本领不见长,这鞠躬的本事倒是愈发纯熟了啊。”

此时正是长夜将尽、朝阳初起的时辰,庭院中的照明灯火照在桐岛崎岖不平的脸孔上,直显得灯火下的桐岛如山间老妖也似,配合着桐岛暗沉的声音,周围的人只感觉自己来到了某个妖怪的巢穴。

但这一切宗一郎暂时是感知不到了。

如果有人能看到正在弓着身体的宗一郎的脸孔的话,便会发现,此时他的脸已经变得紧张而又杀气腾腾。

原来,当年在暗夜中刺杀水无月桐岛的人就是苍斗、宗一郎和各自的几个心腹手下。那次刺杀,正是宗一郎,亲手用忍刀在桐岛的咽喉上狠狠地划了一刀。刺杀众人见到桐岛重创倒地,皆是以为大事已成,然后方才撤退。

可是,不知到底是宗一郎手下留情,还是桐岛真的有神明眷顾,总之桐岛的声音虽然毁了,但却是保住了性命。但那时的桐岛也没有办法拖着重伤的身体继续和苍斗竞争族长了,加之苍斗又很快迎娶了水无月美智子过门,最终,苍斗成为了水无月的族长。

能够在上任族长死后从其部下中脱颖而出,成为这些人的首领,宗一郎自然也不是一般人。如今听到长老桐岛的话,其心中立刻就明白:要么是族长苍斗的亲信,要么就是自己的心腹部下,其中必然是有人倒向桐岛了。

宗一郎也没想到桐岛竟然会突然说出这么一段话,一时间颇是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难道桐岛是想跟这边摊牌吗?自己已经大声示警了,为何族长还不出来?桐岛这家伙不会丧心病狂到在众目睽睽之下刺杀族长一家吧?

虽然脑中早已是纷乱如麻,但现实时间却才只过去一瞬。宗一郎深知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道理,内心怀疑屋内恐怕发生了什么自己没有预料到的事情,手当即就向自己的佩刀上摸去。

宗一郎并未觉醒冰遁,却仍然能跻身于族内战力最强的几人之一,靠的就是自己凌厉无匹的刀术。只要让他摸到自己的刀,无论面前站的是谁,他都有信心将对方在短时间内斩于刀下,好叫对方知晓,自己“鬼一郎”的名号也不是白来的。

当年桐岛遇刺事件背后的这许多弯弯绕,院内大多数人自然是不知道的。但眼见桐岛长老对宗一郎大人说了几句话后,宗一郎大人的手竟然向佩刀上摸去,众人立刻就发现情况不对。

在场的宗一郎系忍者和族长系忍者,立刻就将手按在了忍具包上,并向宗一郎身后聚拢。而那些医疗忍者则是不知所措,只好尽力向墙角移动,以防发生拼杀的话自己遭受池鱼之殃,平白丢了性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