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举棋(1 / 2)

如此之近的距离下,一旦宗一郎发难,即便水无月桐岛的护卫忍者皆是精英,也是万难从宗一郎的刀下及时救出桐岛。

但桐岛却完全没有做出其他举动,只是继续缓缓地向前迈步,像足了一个风烛残年的普通老人。观其举止,竟好似完全没有担心宗一郎会真对自己拔刀。而桐岛身后随行的忍者,也都是寂静无声,沉默的跟随着前方二人的脚步继续向前行进。对宗一郎的摸刀视而不见,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的主君此刻正处在生命危险之中。若是不知道的人,绝难想象到,就在刚刚,这些人还差点因为对方的一点敌意就差点与其他忍者火拼。

就这样,一行人便诡异地像什么都未发生过一般,继续缓缓地向前行进。一行人中,人人都好似机械一般。清晨的阳光使他们沐浴在一片光明中,冰凉的露水丝毫不能迟缓他们的脚步。此时此刻,曾经生死相见、抵死拼杀的双方竟显得和谐无比。

宗一郎自信,以自己的本领,即使对桐岛出手,最终也绝对有能力杀出重围。刚才他听见桐岛的问话,唯恐桐岛立刻就对自己发难,因而手不自觉地就向刀柄摸去。

但此刻见到桐岛问了自己一句后竟然不肯再多说一句,身后的忍者也没有要动手的迹象,警惕心才稍稍放松下来。

众人又走了一段路,宗一郎终于最先沉不住气,开口问道:“桐岛长老,您前时所说……?”

桐岛听得宗一郎先开口问话,脸上现出满意的神情,“嘿”地笑了声,回问他:“老夫前时说的什么?”说罢,又感叹道:“这人一上了年纪,记性就差了起来!”玩味地看着宗一郎,说道:“不如,宗一郎你,提示我一番?”

桐岛如此戏耍宗一郎,宗一郎内心虽然恼怒,但一时间也不敢发作。

他的族内地位虽然也很高,但其实远远比不上族长苍斗和长老桐岛这族内两大山头。虽然他在上代族长旧部中很有号召力,但说到底,在名义上也不过只是族长苍斗的一名出色部下罢了。

想到这里,宗一郎不由对苍斗产生了一丝怨气。争夺族长之位时,宗一郎和苍斗其实是政治盟友的关系,虽然有强弱之别,但名义上却没有地位高下之分。

在那时,无论是苍斗还是桐岛,为了赢取自己的支持,哪个和自己说话时不是尊重有加?但在今时今刻,自己先是作为族长的部下被指派,又被桐岛在路上戏弄,一时间竟有种莫名的凄凉感觉。

桐岛人老成精,看看宗一郎的神色,便知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脚下不停,清清嗓子,沉声说道:“宗一郎君,事到如今,你还在执迷不悟吗?”

宗一郎听到这话,心里一惊,假装听不懂的样子,笑着对桐岛说道:“桐岛长老的话,果然是玄机深藏,不是我这样的愚笨之辈能够理解的!”想着估计也快到桐岛的住处了,索性先蒙混过去,以后再说其他。

可惜桐岛却不给他这机会,直接将话挑明,说道:“苍斗这无能之辈,哼,只会使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斗不过老夫,不反思自身能力有限,却反而将责任归于你宗一郎系的忍者,竟然想要对你们下手。老夫岂可坐视不理!”

言语之间,却是在挑拨宗一郎和苍斗的关系。

宗一郎自然知道这是桐岛的挑拨离间之计,但偏偏桐岛却也抓住了他的隐秘心思。一时间,脸上神情不禁变幻不定。既为心事被人看破而觉得羞恼,又确实为桐岛所说的事情而感到担忧。

其实他心里也明白,族长苍斗之所以日渐压制不住长老派,最大的原因正是自己这些前族长旧部们的日渐不配合。而在近一两年,族长苍斗在与桐岛的斗争中数次失利后,终于起了“攘外必先安内”的心思。寄希望于与自己这些人实现更好的“合作”后,再行打击桐岛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