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借兵(1 / 2)

桐岛这边人数虽少,但个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此时即使面临双方夹击,作战也是从容有度。

只听得几声低沉的喝声:“冰遁——冰阵壁”,随着声音落下,围绕着桐岛几人,升起了多道莹白的冰墙,苦无等撞击在上面,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桐岛虽然也是以作风勇猛、善于决断而著称,但此前对发动族人间的内战到底还是心里有障碍。所以,之前才会先是想着派宗一郎骗开院门,后来看见增援部队的到来又考虑能否诱降。

但现在,桐岛听着两边的苦无击打在冰墙上的声音,看着周围诸人紧盯着自己,等候下一步指令的眼睛,忽然感觉到一阵无力感,他真的怀疑自己是否确实已经老了。

自己身上现在不知背负着多少人的生命,如果自己战败,不知该有多少族人会受到清洗。但他刚才不能临阵决断,下令强攻,实在是大错特错的行为。

想到这些,桐岛只感觉一股热血直冲到自己的头上。看了一圈围着自己这些人的神情:有决意誓死追随自己的忠诚,有深藏眼底的不安,还有难以察觉的晦涩隐秘心思。

桐岛先是嘶声对自己的部下三木说道:“三木,你带领部下去阻拦敌人的援兵。”

三木是桐岛的直属部下,虽然统率的忍者比较精锐,但桐岛如今派他们独自迎战兵力占绝对优势的敌人,几乎就是派他们去送死。

但那名名叫三木的上忍却毫不犹豫的大声应道:“嗨。”说完,便破开冰墙,前往迎击族长派来的增援忍者去了。

桐岛对于主动派自己的心腹执行最危险的任务似乎觉得理所当然,见三木带人离开后,当即又对周围人说道:“诸位,事到如今,都把自己压箱底的本领拿出来吧。随老夫攻下面前庭院,成则生,败则死。”

众人眼见桐岛派自己最精锐的部下去用生命为众人拖延时间,知道桐岛这次是真拼命了。恰逢此时三木那边已经开战,战场上不约而同地响起两声“水遁——水龙弹”之后,两条水龙怒吼着撞击在一起,然后碎成万朵银花,在空中熠熠生辉。

耳边听到桐岛的话语,空中到处飞舞着水龙散成的水花,众人在这般情境下,都激起了各自心中的血勇。一个个眼睛开始充血泛红,他们也知道自己等人已是无路可退,成则是拨乱反正,败则是谋逆犯上。

桐岛见到众人的样子,知道自己已经激起了这些人的斗志。开口说道:“时间紧急,不要留预备队了,全员压上。拿下水无月美智子或者其子的人,升为水无月忍者训练所的所长,族内秘术任选其一。”

说完,自己便当先冲了出去。

其他人见桐岛如此年纪竟然还敢冲锋在前,斗志更是激昂,也都纷纷展开轻身术,向院墙上掠了上去。

那边桐岛正在率部强攻美智子母子的护卫队,这边,水无月的族长——水无月苍斗却正在焦急地等待水影大人的召见。

以水无月一族在雾隐忍者村内的地位,即使与鬼灯一族不对付,族长想求见水影通常也是小事一桩。但这次,水无月苍斗却被二代水影——鬼灯幻月晾了好一会儿才得到接见。

鬼灯幻月是个蓄着小胡子,顶着黄色飞机头发型的男子,说话向来没有条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