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 1)

“放肆。”

虽然是对向田守义的指责,但向田真却用如此随意的语气说了出来,仿佛吃饭喝茶般的淡然。

向田守义此时感觉自己进退两难,虽然头还是倔强的昂着,但眼睛却是怎么也不敢向前看,除了躲闪,还是躲闪。感受着肌肤上传来的越来越强的刺痛,本能使得他只想立刻不顾一切地拔出一支苦无扔过去,但理智告诉他,如果他敢摸忍具袋,将很有可能会先迎来一支苦无。

就像有两个小人在向田守义的脑子里在拉锯,理智的天平一会向左倾,一会向右倾。

就在向田守义感觉自己要扛不住了的时候,向田真终于再次开口了:“嗯,还不错,坚持的时间比以前长多了。”

待得向田真开口之后,向田守义身上的压力才骤然松懈下来。这时才发觉,背上已经全是冷汗,衣服也是黏在背上,不舒服之极。他非常怀疑父亲对自己每次的“考验”,是不是真的只是单纯考验自己。

此时向田守义自然不敢再有得意的心思了,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父亲大人,如此,可有什么不妥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