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攻略失败以及……(1 / 2)

水无月千夏万万没想到启会对她做出这样的举动,短时间的不知所措后,整个人像是受惊的小兔子般弹起,然后跌跌撞撞地退到墙角,脸上红成一片,对启说道:“启……启君……你……你怎么能对姐姐做出这样轻浮的举动!”

“我的姐姐大人,只是这样你就受不了了?”水无月启缓步向千夏走去,语气仍然是拂面春风般的轻柔,但脸上却是面无表情,“据我所知,弥生姐姐应该经常私下里去找你为她治伤吧,你不会不知道那些伤是怎么来的吧?”

千夏听到这些话,不禁大吃一惊,问道:“你是怎么知道……”

水无月启眯了眯眼,打断她道:“怎么,姐姐,你不会以为你和弥生姐姐的关系很隐秘吧?”

千夏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今晚她实在受到太多的冲击了。本以为十岁的弟弟仍然只是个孩子,却没想到自己从来就没认清过他的真面目。不过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而且弟弟虽然表现地和平日差距甚大,到底也没有对自己真正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所以,千夏虽然震惊,但也没有想到要呼救逃跑之类的,只是继续瑟缩在墙角。

水无月启继续说道:“姐姐,虽然我没见过弥生姐姐的伤势,但我想肯定不会少吧。”

接着,水无月启走上前去,双手按在千夏的肩膀上,直视着她,低声说道:“姐姐,父亲大人的眼里只有权力。当年他没有在乎过母亲大人的死活,难道日后一定会在乎我们的死活吗?诚然,作为族长的子女,我们天生就能得到最好的待遇,但你有没有想过,父亲大人今年多大年纪了,而水无月静加那个女人又才多大年纪?如今她已经成为了家族的主母,待日后……”

说到这里,水无月启继续盯着千夏的眼睛,竟然发现,姐姐千夏竟然开始掉眼泪了。

说到底,此时的水无月千夏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虽然这个世界的女孩子都比较早熟,但生性软弱的她今晚听到弟弟水无月启的这些话,不由也是承受不住心理压力,默默地掉起眼泪来。

水无月启意识到自己今晚实在是太过着急了,加上自己的姐姐本身心理素质不算出众,自己跟她说了这么多东西,又惊又吓之下,竟然把姐姐弄哭了。

得,看来自己的姐姐是帮不上自己什么大忙了,就这心理素质,即便她愿意帮助自己,恐怕也会立刻被人发现出不对来。

启这几年虽然也有了一些堪称忠心的部下,但其中却没有什么可以独当一面的人物。想想也是正常,启虽然天资出众,但毕竟年龄尚小,未来怎样还不好说。尤其是自从族长苍斗收养了“义女”水无月真夏之后,族人们便都咂摸出点不同的味道来,更是不肯草草下注。兼之近几年来,水无月静加逐渐掌握了族中的话事权,其与族长的关系也越来越不加掩饰,更是坚定了这些人保持墙头草作风的决心。

其实水无月启要是真的想拉拢几个重量级人物也并非没有可能。

这些年来,水无月苍斗虽然几次想减少或者撤销对鬼灯一族的大幅让利,但受制于水影鬼灯幻月的精妙权谋,一直没有成功。

长此以往,自然有一批族人对族长越来越不满。这批族人大都是从族长的清洗中存活下来的与长老桐岛有关系的人,当年苍斗清洗长老派的人虽然手段酷烈,但要是真的把这批人杀干净了,家族实力也必然大损。所以,其实大部分的长老派支持者仍在家族占据了一定地位。

这些年来,残存的长老们已经不敢再违逆族长的意志。同时,苍斗被迫要向鬼灯缴纳三成的家族收入,这样的量级,若是平均分摊,自然会在族中激起非常大的不满声音。所以,苍斗权衡再三,选择了让原桐岛派的人承担大部分代价。

这样继续下来,这些人对族长的怨气已经是相当大了。与此同时,苍斗清除族内异见者之后,行事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没过几年,竟然开始私下里召桐岛的孙女——水无月弥生去给他侍寝。这件事,一方面更加加深了这些人的不满,另一方面,也彻底断绝了这些人继续支持水无月弥生的可能性。

所以,如果水无月启试着和这些人接触一下的话,其实是很有可能得到他们的效忠的。毕竟水无月启的母亲是正统的族长一系血脉,与桐岛这一系同属一源。

只可惜,这批人人数虽然不少,但其中的杰出人物要么被苍斗拉拢,要么被苍斗杀掉,实在是散沙一盘。更不用说,如果水无月启这样做,族长苍斗的态度也是非常难说。虽然二人是父子,但水无月启刚出生时可是亲眼目睹了当时发生的种种事情的,谁知道苍斗感觉自己的权力受到威胁时会做出什么举动。众人都以为他当时刚出生,肯定是什么都记不住,但谁能想到那个小小的身体里竟然藏着一个成人的灵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