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喜从天降(1 / 2)

就这样,一边在加速赶路,一边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应对办法。

月亮渐渐向西方落去,本就难以看清的星辰悄悄地隐起自己的光芒,天际慢慢泛起微光,新的一天,到了。

向田守义正搂着一名婢女睡得香甜,忽然迷迷糊糊间听得门外有人轻轻地敲门。“咚、咚、咚”三声过后,向田守义随着声音慢慢坐起身子来。昨日夜间折腾地太晚,此时,两侧太阳穴上不断传来隐隐的刺痛。

本来,忍者在即将执行任务时是必须保持头脑清醒,禁酒禁色的,以免精力消耗太过,在战斗中平白丢了性命。只是,向田守义以往劫掠的大都是一些来往的客商,战斗对象主要是守备府的士兵和客商们雇佣的武士。对于这些人来说,向田守义并不需要如此严格地遵守忍者的禁律。

长此以往,向田守义也就不再将一些忍者的规矩放在心上了。

推醒身边侍寝的女婢,在对方的服侍下穿戴好忍者服,向田守义推开房门,对来人点了点头,随着对方前去见向田真。此时已经是秋末冬初,那婢女刚才来不及穿上衣服,就**着帮向田守义穿上衣服,此时早已是冻得瑟瑟发抖。待到向田守义离去之后,方才有空暇穿上衣服,打扫狼藉的床铺。

这里的婢女们大都是原先住在此处的贫民,此外还有一些向田守义外出劫掠时劫掠回来的女子,因为这些女子皆是没有什么自保能力,也无力逃跑,只好沦为向田一族的奴隶。

向田真此时早已穿挂整齐,在几名族人的簇拥下等着自己的儿子。此时天色还未亮起来,仍以灯火照明,向田守义远远地看着父亲身前有几口箱子,快步走过去,仔细一看,抬起头向向田真问道:“父亲?”

原来,那几口箱子里装的正是向田守义先前带人劫回来的财物——当地的守备献给大名的岁贡。

向田真闻着儿子身上的酒味,心里不喜,但面上也没有表现出来,面色沉凝地答应一声:“嗯。”说完,对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族人们说道:“你们几人抬上箱子,跟我走。”

向田一族并没有制作储物卷轴的能力,以前剩下来的卷轴也都已用尽,因而此时只能靠人力来运输这些财物。

觑见父亲面沉如水的面色,向田守义不敢多说什么,乖乖跟着父亲上路了。

忍者的行进速度是很快的,虽然家族驻地位处深山之中,向田一族的众人仍然很快就到达了守备府。

向田真并未穿忍者服装,而是穿得富丽堂皇,打扮跟个富家翁似的。

待到到了守备府,向田真亲自上前去,给看门的仆人塞了几枚钱币,说明自己想要觐见守备大人。

那仆人得了好处,又看了看向田真身上穿着的丝绸衣服,当即就以为面前这人是有求于守备大人的商人。摩挲了下手中的钱币,说道:“既然阁下找我家守备大人有事,那我就代为通禀一番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