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任务取消?(1 / 2)

看着松田太郎的这个样子,向田真眼睛一亮,走上前去,轻声说道:“大人,鄙人这件礼物如何,可合大人心意?”

虽然仍然不能确定面前这伙人的来历,但到底给自己送回来了岁贡,身为守备大人的松田太郎自然不能慢待对方,当下就叫仆人进来,命将几口箱子抬走并奉上茶水。

待到一切忙碌都完成,松田太郎雍容地坐着,向来客问道:“不知几位,从何处而来?”

向田守义几人听到这话,皆是想到,不知道家主会编个什么谎话出来诓骗眼前的这守备大人。却没想到,向田真直接回答道:“禀大人,我们乃是一个阴阳师家族——竹下家族,鄙人殄为家主。此次,我们无意间发现了大人被劫的货物,便将其送还给大人。”

说完这话,向田真从袖中摸出一个小纸人,单手掐诀,道了声“敕”。接着,便看见那纸人似是被风吹着般,悠然飘了过去,在松田太郎面前行了一个见面礼。

看到这奇妙的阴阳术,虽然心中并不相信眼前这人说的话,松田太郎也不由被其深深吸引。即使是他,也没有见过如此高等级的阴阳术。

虽然知道眼前几人不太可能直接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但为官多年的智慧告诉松田太郎:与有能力的人维持良好的关系,总是一件好事。

不管如何,自己这次的损失已经降到了最小。而眼前之人又是如此高深莫测,所以,松田太郎也乐得顺着对方的话说下去:“哦,据我所知,水之国的阴阳师家族大都已经加入了雾隐村,不知贵家族,为何没有加入呢?”

听到松田太郎的问话,感受到其话中若有若无的怀疑,向田真却并不慌乱,从容回道:“我们家族喜好隐居,不愿参与厮杀争斗。因此,便没有在雾隐建村时加入雾隐忍者村。”

听到向田真的回话,松田太郎内心冷笑,这是欺自己不知世情吗?自己的东西刚丢,就有一个隐世阴阳师家族将其送回,天下有这样的巧合吗?内心这样想着,语气就有些冷淡:“哦,原来如此。”却是已经不想再继续谈话,示意面前几人抓紧滚蛋了。

但向田真却似丝毫没有感受到守备大人的逐客之意,脸上仍是带着和善的笑意,继续说道:“当然,我们为大人寻回这几口箱子,也是有求于大人的。”

听到这话,松田太郎心中暗道:终于到了戏肉了!当即就哈哈笑着说道:“请诸位放心,只要在本大人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一切都不是问题。”分明就是告诉对面:可别开价太高哦!反正现在东西已经回到自己手里了,守备府的防御可不是其他地方能比的。况且,直接冲击水之国行政机关,可也是对水之国大名的一种挑衅。

但向田真听见这话,却丝毫不见为难,静静地看了松田太郎一眼,干瘦的身体微微下俯,向面前的守备官说道:“我们希望与守备大人合作,简单地来说,我们愿意接受大人的雇佣,为大人清除障碍,而大人则向我们提供酬劳。”

听到这话,松田太郎心中不由一跳,狠狠地打了个突。

面前这所谓的竹下家族族长的话看起来简单,但其中的信息量却是非常大啊。忍者本就是主要由阴阳师和武士两大职业转化而来的,所以,阴阳师家族与忍者家族之间,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而与一个忍者家族达成合作关系,对自己的助益将是相当巨大的。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巨大的危险性。在世界各个国家,

官员们私自招揽、供养武士还比较好说,但要是供养忍者的话,就非常危险了。在这个世界,个人的武力被强化到了一个相当变态的程度,有时,仅仅一个忍者,就足以对一支精英普通部队战而胜之。因此,私下供养忍者,在很多时候,就等于私自供养一支军队。所以,对于私下招揽忍者的行为,在水之国的被容忍度是很低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