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杀机凛然(1 / 2)

旷野中,一群人正在疾驰,之后,随着雪花的到来停了下来。

午间还是艳阳高照,但到了此时,却是阴云密布,短短时间内,空中竟飘起鹅毛大雪来。

暗沉的天空下,一行人站定。仔细看去,一群人的面色就如这天色一般,阴沉无比。

水无月启阴着脸,看着面前正伏在地上探查踪迹的侦查忍者。片刻过后,侦查忍者抬起头来,对着水无月启摇了摇头,做出个无奈的表情。

虽然心里恼怒,但水无月启知道这也不能怪这些部下。面上显出宽慰的表情来,示意那忍者不必太过自责。

看看周围诸人,内心不由叹口气,看来这也是天意啊:本来线索就少,如今又大雪封山,恐怕一时间是难以找到那些人了。

不过,水无月启也不是一遇到困难就怨天尤人之辈。若是连这么个雾隐逃亡家族都对付不了,他以后又如何与水无月静加争斗。甚至,在最坏的情况下,水无月启还有可能直接与苍斗冲突。如果,不能漂亮地完成这个任务,恐怕未来很难吸引人投效自己。

在内心里暗暗地激励了一番自己,水无月启向边上的忍者问道:“这周围有几伙山贼吧?”

边上立刻有人恭敬地答道:“禀大人,这岛上,成气候的山贼共有三股。根据情报,其中一支是守备府暗中支持的,另两股应该就是那向田一族扶植起来的。”

听到属下的回话后,水无月启沉着脸想了会儿,竟轻轻笑出声来,说道:“既然向田一族不欢迎我们,我们就先去拜访一下他们的下属吧。”说完,厉声说道:“兵分三路,一路去灭掉守备支持的那支山贼,把山贼头领的人头送给守备。另两路,一路跟我去拜访较大的那股山贼,另一路人马去剩下那拨山贼那里守着,等着我的下一步指令。”

众人眼见少主竟然派人去恐吓雇主,有心劝谏,但互相以目示意之后,竟没一个人敢出列劝谏。

至于那两个上忍,虽然这里最适合开口的就是他们二人,但谁都知道,少主肯定不会喜欢别人质疑他。所以,他们互相以目示意后,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口不言。虽然他们是上忍,但也绝不想使得一个可能将在未来成为族长的人感到不快。

正当众人准备按照少主的吩咐,去执行命令时,队伍中有人开口了,只听一个声音缓慢却清晰地说道:“启大人,属下认为此举不妥。”

嗯?

竟有人敢质疑队伍的指挥官?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是一个容貌平常,留着短发的女忍者,均是暗道这人好大的胆子。

水无月启看了看那名出声的女忍者,没想到竟然是她,问道:“小百合,你对本大人的决定,有什么意见吗,嗯?”

对小百合来说,少主这句话背后的意味,可不是她能轻易承受下来的。忍者是一个极端讲究下级对上级的无条件服从的职业,在公开场合质疑指挥官的决定可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尤其是小百合的父亲还是已故叛逆长老桐岛的心腹部下。

当年的叛乱中,桐岛心腹手下的血脉直系在事后统统被“清除”,除了小次郎家。事实上,其他人的家庭还有人为之求情,但小次郎家却因为平日里人缘不好而无人帮助。但族长苍斗最终却杀光了那些有人为之求情的人家,只留下了小次郎的家人。对于这种情况,族中有人传言是小次郎的妻子或女儿以“特殊的方法”向族长求情,才保全了全家人的性命。

对于这个说法,只知道族长和桐岛的孙女——水无月弥生二人间关系的人可能会信,但对于见过小次郎妻女的人来说,则大都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