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1 / 2)

此时,众忍看向那重新倒在地上的小小躯体。本来面朝下伏在地上的对方,此时已经被水无月启刚才的举动掀翻在地,面孔朝上,眼神涣散,胸口处出现一个触目惊心的大血洞,眼看着就要不活了。

水无月启低头看着对方胸前的微微隆起,伸手掀开对方的裤子,向里看了看,随后对身边几人说道:“没想到竟然是个小女孩。”

言语之间,仿佛没想到自己这具身体也只是个十岁少年。

因为心理年龄远远大于生理年龄,在日常生活中,水无月启经常会有些不符合他年龄的言行,看起来颇为怪异。不过,此世界的忍者本就早熟,在战时,甚至会有送不到十岁的孩童上战场的举动,即使是结婚生育后代也大多只是在十七八岁。因此,众忍对水无月启时不时的不寻常举动倒也算是比较好接受。

毕竟,水无月启是出生即觉醒冰遁血迹的人,是所谓的天才。

此时那躺在地上的小女孩的胸口还在不断向外流血,不一会儿,身下的白雪就已经渗成了红色。水无月启看去,只见她胸口的起伏已经越来越微弱。

之前水无月启对向田一族的秘密感兴趣,以为向田一族的秘密是什么新开发出的强大术式,或者是家族传承的古老式神,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战力惊人的小女孩。

想了想,水无月启俯身将手按在那小女孩的胸口上。没多大会儿,那小女孩的胸口就结出一层血色的冰块,直接止住了小女孩的流血。接着,水无月启向身后的诸忍说道:“给她接上手脚,保住她的性命。”说完,便离开此处,前往正在交战中的谷内。

对于忍者的医疗忍术来说,普通的外伤基本都能治好。实际上,除了断肢重生做不到,这一世界的忍者几乎能治疗一切外伤。水无月启在发现这一特点后,也是不禁感叹这个世界奇妙的科技树。

待到水无月启来到谷内,这里的战斗已经将要结束了。大部分的向田族人都要么被杀,要么就是被俘,此时要么躺在地上,要么老老实实地待在水无月忍者们的看守下,在恐惧中等待着未来的来临。

不过,此时向田真和向田守义父子还在负隅顽抗。

只可惜,虽然二者一个是上忍,一个是精英中忍,但与此同时却也是一个有伤在身,一个未经历过忍者间的恶斗。随着时间的推移,二者的抵抗已经渐露颓势。

水无月启来到后,径直来到水无月航生和亚纪子的旁边,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向田父子的抵抗。

水无月启虽然还不说话,但水无月航生和亚纪子二人却有些感到丢了脸面。水无月家族这次给水无月启配置的队伍可谓是最顶级的,要的就是给水无月启一个一鸣惊人的机会,由此为水无月启在家族内建立起权威。

而现在正在进行的这场战斗,堪称是整个任务中最重要的一场战斗,水无月启也没有参与这场战斗,而是放手给二人指挥。但现在,二人指挥的队伍竟然还没有彻底击溃敌人,实在是说不过去。

这次任务的整个过程都将在事后提交给家族进行评估,若是因为二人的关系给少族长的任务评定造成不良影响……二人只在心里想想,就不愿承受这种后果。

站在水无月启身后的二人隐晦的交汇了一下眼神,最终,水无月航生上前一步,低声向水无月启请示道:“启大人,请让我出手吧。”

水无月启斜着头看了看水无月航生,

面上神情隐晦不明,只回了一声“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