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1 / 2)

等到水无月启回到家中,下人来报知他,佑真派来的人刚刚将宗一郎的妻子和儿子送回来。

“嗯。”

水无月启点点头,继续说道:“你们要好好照顾好她们,若是出了差错,下场你们自己知道。”

下人立刻心领神会,恭声说道:“是,大人,我们会‘照顾’好她们两位的。”

没有办法,宗一郎的家人在佑真手里,就是静加要挟宗一郎的工具。但如今到了水无月启手里,也仍然还是水无月启控制宗一郎的工具。作为失败者,宗一郎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

处理完这件事情,水无月启转过头来,向着跟在身边的沙织说道:“沙织,上次没能品尝到你泡的茶。不如,再给我表演一次你的茶道吧!”

听到水无月启又提起上次的事情,沙织偷看了下水无月启的神色,却见水无月启正面带笑意地看着自己,温暖的目光与自己有些不安的眼神正撞在一起,惹得沙织的脸颊上蓦地飞起了一朵红霞。

过了一会儿后,沙织才低声说道:“那就请启君等一下吧,我为您表演茶道。”

听到沙织如此说,水无月启开心地笑了笑,便吩咐仆人去取来表演茶道的用具。

片刻后。

水无月启和沙织相对跪坐,透过二人间缭绕盘旋的水汽,水无月启眼睛看着沙织洁白的双手缓缓添茶放水,忽然缓声说道:“沙织,真希望你能一直为我泡茶。”

沙织的手抖了一下,良久后,方才继续泡茶,说道:“我们以后会成为……我可以每天为您泡茶。”

听到沙织的话,水无月启笑了笑,不再说话,就这么继续看着沙织的动作。

过了一会儿后,沙织双手捧着一小杯茶水,将其奉给水无月启,说道:“启君,请您品尝。”

水无月启伸手接过来,看着这一小杯茶水,而后轻轻地抿了一口。接着,水无月启将茶杯递到沙织的唇边,说道:“沙织,你也尝尝吧。”

“啊。”

沙织小声惊呼了下,看着杯沿上水无月启刚刚喝过那处的微微湿渍,感觉脸上突然热了起来。沙织想拒绝,但抬起头看看水无月启坚定的神色,最终,还是伸手向杯子接去。

岂料,水无月启却并没有将茶杯给她,而是轻声说道:“沙织,就这么喝吧。”

听到这句话,沙织的脸上更显嫣红,双手都不知该往哪里放,整个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但最终,沙织还是轻轻低下了头,颜色如春日樱花般的嘴唇轻轻落在了茶杯上。接着,便如同小兽喝水般,一口一口地喝着杯中的一点茶水。

水无月启看着沙织莹白如玉的后颈和眨巴眨巴地长睫,忽然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覆在了沙织的如鸦秀发上,口中温柔地说道:“沙织,你可真美啊。”

杯中的茶水早已干了,但沙织还是低着头,迟迟不抬起头来。对于水无月启的话,则好像没听到一般。

水无月启将茶杯轻轻放下,身体前倾,原先端着茶杯的手,伸出一只手指,轻轻地按在沙织的唇上。尔后,轻轻地抚摸着沙织的嘴唇,似是在探索沙织的樱唇的形状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