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起始(1 / 2)

翌日清晨。

水无月启醒来,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感到额头隐隐作痛。

低下头看了看和自己交缠在一起的沙织和琉璃,水无月启嘴角出现了一丝苦笑,没想到自己昨夜竟然这么疯狂。自己这具身体才十几岁,就做出这种事,看来实在是憋得太狠了。

感受到水无月启的动静,沙织和琉璃也渐渐醒了过来,眼皮动了动,就不约而同地睁开了眼睛。

沙织的脸上还带着泪痕,这时睁开眼睛,见水无月启正在看着她,不由低呼一声,随手扯过了抛在一边的和服,紧紧地裹住了自己的身体。至于琉璃,虽然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却反而好像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此时正迷迷糊糊地看着水无月启和沙织二人。

水无月启看到沙织身下的斑斑血迹,不由也是觉得自己昨夜是太粗暴了。此时,见到沙织楚楚可怜的样子,内心不由觉得有些歉意。

但虽然有些歉意,水无月启却也并没有觉得怎样。说到底,这仍是一个男尊女卑的世界。虽然因为女性族人的血迹觉醒概率较大,在水无月一族内这种情况没有那么严重,但水无月启少族长的身份,足以再次将这种差距拉大到无与伦比的地步。

沙织的身份,乃是水无月启的正妻。在这种情况下,水无月启强行在正式举行婚礼之前做出这种事,可以说已经是对她非常大的不尊重了。更何况,水无月启甚至还拉上琉璃,做出三人大被同眠的事情,已经是对她的侮辱了。

但即使如此,此时见水无月启不主动来哄自己,沙织犹豫了下,还是主动依偎到了水无月启身边,轻声说道:“大人,我伺候您穿衣吧。”

水无月启拍了拍沙织的肩膀,算是做了点安抚,然后便发出一声“嗯”,让沙织伺候他穿衣了。在一边的琉璃,则是对二人之间的微妙氛围没有怎么感觉出来,只是自顾自地穿上了衣服。或者说,她能觉察出来,但她既不想懂,也不在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