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弥生(1 / 2)

水无月启走进去,只见屋内现在正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自然是此地的主人——他的姐姐千夏,另一个,却是一位及其标致的美人。

那女子明显比水无月启要大些,大概和千夏一般年纪。水无月启打眼看去,那女子长着一张小巧玲珑的鹅蛋脸,一头茶色的秀发松松地绾着。身材娇小,一双大眼睛如初生小鹿的眼睛一般,湿漉漉的,带着对世界的胆怯和好奇。

水无月启缓步走进去,那个女孩子似乎对他有点好奇,又有点害怕,目光求救似的看向千夏。

千夏拉过那女孩子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然后向水无月启说道:“启,这就是弥生。”接着,又对那女孩子说道:“弥生,这是启。你小时候还见过他呢,还记得吗?”

听到千夏说面前这个小女孩子就是弥生,水无月启眯眯眼睛,然后笑着对弥生说道:“弥生姐姐,你还记得我吗?”一边说着,一边向弥生走去,想仔细打量一下她。

不料,弥生一见水无月启向她走过去,竟然好像相当害怕的样子,整个人直往千夏身后缩。

看到弥生这个样子,水无月启停下脚步,用目光询问千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千夏有些苦涩地笑了下,对水无月启说道:“因为父亲的缘故,弥生有些害怕见陌生人。”

水无月启这才明白,看来因为苍斗屡次召弥生去侍寝的缘故,弥生的内心因此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导致她对陌生人有很强的防备心理。

千夏这时又给了水无月启一个让他稍安勿躁的眼神,转而继续对弥生说道:“弥生,他是启,是我们的弟弟,没有关系的。”说完,千夏明显犹豫了下,才继续接着说道:“难道你还愿意继续去服侍族长吗?”

听到这句话,弥生的小脸立刻涨红起来,强自忍着在眼里打着转的泪花,快速摇头。

看到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千夏心疼地给弥生擦了下眼泪,说道:“弥生,我没有什么出众的才能,没有办法帮你。不过,启马上就要接任少族长了,只要他愿意,你以后就可以不用再经常去父亲那里了。”

听到千夏这么说,水无月启不由皱了皱眉头。这种必定会惹得父亲不满的事情,千夏就这么轻易代替他答应了下来,让他心中有些不爽。

不过,一来千夏是他姐姐,二来,他现在急需拉拢弥生为自己效力。因此,便仍是一脸笑容地看着面前二人的对话。

最终,弥生似乎被千夏说服了,从千夏身后探出小脑袋,小声地和水无月启打了声招呼。

看见弥生的这副样子,水无月启虽然面上仍是笑吟吟的,但内心中却对借助弥生的力量对付静加渐渐失去了信心。水无月启刚刚咳血,此刻精神有些萎靡,没有办法再像平时一样完美地掩藏住自己的情绪。因此,水无月启内心中一有些失望,面上立刻就微微显出来了些。

他的这番表现,如果是被别人看到,可能还看不出什么。但面前二人是什么人?一个是水无月启同父同母的亲生姐姐,另一个则是从小就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活。因此,水无月启的面色虽然只有一点点变化,也仍然是立刻就被对面二人感受了出来。

感觉到水无月启对她有些不满,弥生立刻就又显得畏畏缩缩起来,不敢继续和水无月启说话。至于千夏,则是嗔怪地瞪了水无月启一眼,责备他即使有不满也不该表露出来。

水无月启对此则是报以心中苦笑,

也不再试图到弥生身边去,而是直接寻着地方坐了下来,说道:“弥生姐姐,你不必怕我,我不会像父亲一样贪图你的身体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