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漩涡封印术与弥生的姐姐(1 / 2)

水无月启仍然是伏在千夏怀里,不肯起来,用带着些鼻音的声音说道:“姐姐,我可能得了血迹病了。”

“什么?”

听到弟弟这么说,千夏立刻大惊失色,不由喊出声来。身为医疗忍者,她自然知道血迹病到底有多可怕,几乎可以说是十死无生。

水无月启并不是完全相信千夏,刚才一说出口就后悔了。但既然已经说了,此时也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直起身来,将先前的情形细细向千夏讲述了一遍。

千夏听完水无月启所说的,不由得叹息一声,说道:“当年你出生时,族中就有许多人担心你日后会得血迹病。只是你后来并没有得血迹病的迹象,所以大家才慢慢不再提这件事了,没想到……”

说着说着,声音中也带上了哭腔。

美智子死时,她才只有三四岁,还不怎么明白事理。而这么多年以来,苍斗对她也不亲近。如今静加又即将嫁入家里,弟弟也患了血迹病。

想到这一切,千夏心中也不由感觉心中悲戚无力,眼看着就要落下泪来。

水无月启看着千夏的模样反倒有些傻眼了,他本来潜意识里是希望姐姐安慰一下自己,哪里想到没说几句话姐姐竟然先哭起来了。

若是先前,水无月启哪里会管她哭不哭的,反正他也一直有些瞧她不起。况且,他也一直不把她当成真正的姐姐看待。

但经历过刚才的事情,水无月启方才感觉到心中对千夏若有若无的依恋。仔细感受了一番自己此时的心情,水无月启发现,自己已经真正渐渐开始融入这方世界了。

此时眼见千夏哭泣,水无月启不由柔声安慰起千夏来,好像得了血迹病的人不是他似的。

千夏见弟弟安慰自己,不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渐渐止住啜泣声,泪眼朦胧地说道:“启,都怪姐姐没用,帮不了你。”

水无月启这时反而变得轻松起来,轻轻摇摇头,笑着说道:“不是啊,姐姐。这种事情谁都没办法的,你不必为我自责的。”

说着说着,水无月启犹豫了一下,才又继续说道:“如果没有办法的话,在我死之前,我会干掉静加和真夏的。”

“啊?”

千夏明显有点被吓到了,没想到水无月启竟然想用如此暴烈的手段来为自己去除后顾之忧,急忙说道:“启君你不要这么极端,你的情况并非是完全没有办法。”

“什么?”

水无月启没想到竟然还有治好血迹病机会,一把抓住千夏的手腕,声音急切地问道:“姐姐,还有什么机会?我该怎么做?”

说着说着,看见姐姐的面上显出疼痛的表情,才反应过来自己太激动,用力太大了,急忙松开千夏的手腕,问道:“姐姐,还有什么办法吗?”

千夏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被弟弟依赖的感觉,虽然此时不合适露出愉悦的表情,但千夏心里还是感觉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于是,千夏便一边为水无月启讲述这件事之后的秘辛,一边试图将弟弟搂到怀里,也想体验一番姐弟俩亲昵依偎的感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