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宗一郎的踪迹(1 / 2)

到了第二日,水无月启得到消息,昨日后半夜果然是尾兽暴走。而暴走的尾兽,正是当初分配给雾隐的尾兽之一——六尾犀犬。

不过,在这次事件中,最重要的并非是六尾暴走本身,而是另一件事。

由于除木叶外的五大忍村的尾兽封印术都各自有着缺陷,因此,尾兽暴走,于这些村子而言可谓是司空见惯之事。不过,在雾隐,往日里,尾兽一旦暴走,一般都是由三大家族一起动手,合力镇压,以防其造成太大的损失。

而此次,水无月启听说,自己的父亲苍斗昨日间一回来便是大发雷霆,显然是在镇压过程中吃了不小的亏。

水无月启一边暗自嘲笑苍斗这些年来的养气功夫不足,喜怒形于色,另一面则是派人加紧打听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过多久,一份详密的报告就摆在了他的书桌上。水无月启乍一读,立刻心里一惊。

原来,昨夜的镇压,水影直接调动了“雾隐七忍刀”参战,并未怎么让水无月和辉夜二族参战,反而是让村中的后起家族——照美一族插手了尾兽处理事宜。

所谓“雾隐七忍刀”,乃是这代水影鬼灯幻月上任后设立的组织。由村子出面,请诸多制刀大师为雾隐村打制了七把忍刀。随后,由鬼灯幻月亲自从村中的小家族中挑选了七名忍者,做这七把忍刀的刀主。

既然是水影鬼灯幻月亲自打磨出了这个组织,可想而知,这“雾隐七忍刀”虽说名义上是归属于雾隐村的,但实际上却只会听从鬼灯幻月的命令。

这也正是鬼灯幻月最为人诟病的地方,观他在这件事上的作为,分明是借助村子的力量在为自己建立私兵。毕竟,“七忍刀”的建立过程中的花费,可绝不是一个小数目。

只是,此时雾隐村建立还没有多少年,平民派的忍者还没有多少的话语权,而豪族派的忍者也因为水无月这些年来对鬼灯的退让而无力反抗水影。此外,再加上鬼灯幻月到现在为止已经盘踞水影尊位长达十几年,经营日久,真正可说是“势大根深”。

因此,此时此刻,整个雾隐村实际上都臣服在鬼灯一族的统治之下。

在这次尾兽暴走事件之前,因为“七忍刀”还没有完全形成战斗力,因此鬼灯幻月遇事还是与水无月与辉夜商量着来。

不过,这次鬼灯幻月直接调“七忍刀”参战,又拉拢照美一族参与此事,明显是不想再与水无月、辉夜再并称三大族了。

若只单是如此的话,也就罢了。在这种情况下,水无月虽然受到轻视,但至少还有辉夜一族陪着。那样的话,苍斗虽然丢脸,但也没有那么难堪。

只是,水无月启盯着报告上的一个名字,总算搞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如此大怒了:一切的一切,只因为一个名字的出现——宗一郎。

水无月启紧紧盯着这个名字,没想到这个当年号称“水无月刀术第一”的男人,竟会在消失十年后再度出现。而且,还是以“斩首大刀”刀主的名字出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