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收服(1 / 2)

没一会儿,千夏就找来了绳索。将绳索寄过来时,千夏似是还想再劝劝水无月启,只是,在水无月启亮晶晶的眼睛的注视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水无月启接过绳索,低头轻轻吻了下弥生,说道:“弥生姐姐,你真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子。”

弥生这时还是强忍着害怕,保持着镇静,声音颤抖着说道:“启君,你先放开姐姐好不好?姐姐一定陪你玩到尽兴。”

水无月启此时眼睛里似是升起一层水汽,整个人周身都围绕着一种奇妙的亢奋感,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也不理会弥生的求饶,反而是转过头对千夏说道:“姐姐你先给弥生姐姐止止血,我可不想过会弄到一身血。”

千夏立刻答应,然后用自己的医疗忍术给弥生止起血来。水无月启则是继续对身下的弥生说道:“弥生姐姐,如果你愿意听我的话,未来我未必不能让你得报大仇。但你如今却想待价而沽,实在是让我非常伤心啊。”说着,从琉璃手中接过刀来,不顾弥生的挣扎,又直接给她插在了另一只手上。

又被扎了一刀,弥生立刻全身紧绷,整个人如同中了箭的小兔子般左右晃动身体。

看到水无月启如此残虐,千夏似乎是实在忍不了了,高声吼道:“启,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

但说到这里,看着水无月启看向自己的平静无波的眼神,却再也不敢继续说下去。从水无月启的眼神中,她似乎发现:面前这个人,似乎也有对自己动手的可能。

看到千夏被自己的一个眼神就吓到不再敢继续说话,水无月启不禁在心里失望地叹了口气。这般无用,即使是亲姐姐,又能帮上自己什么忙呢?

但他对千夏的感情到底还是与对待其他人不同,沉思了下,抬起头来,向千夏说道:“姐姐,虽然父亲没有族长一系的血脉就登上了族长之位,但只有族长一脉的血脉才能登上族长之位这条准则,仍然是得到大多数族人认同的。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我死了,会是谁接任少族长的位置呢?”

乍听到水无月启如此说,千夏也被吓了一跳,期期艾艾地说:“那自然是,自然是……”

水无月启接过她的话来,继续说道:“没错,一旦我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死掉,你就是接任少族长之位的第一选择。若是你因为一些原因不能接任,那弥生就是第一选择。”

说到这里,水无月启一伸手将千夏拉到自己怀里来,脸贴着脸对她问道:“我的姐姐,你想想,若是那时你和弥生的关系‘突然’被人发现。你觉得,会怎样?”

听自己的弟弟说到这里,千夏已经有些明白了事情的症结所在,不可置信地看向弥生,然后,似是不敢相信似的自言自语道:“不,不会的,弥生,弥生她……”

水无月启“嘿嘿”笑了声,松开千夏,说道:“不过,这些事情姐姐你也不用担心,静加那贱人想算计我,但我却反而可以将计就计。”

千夏疑惑地问了声:“将计就计?”

“哈哈,不错。”

说着,水无月启用手轻轻抚摸着身下弥生的秀发,说道:“关键就在弥生姐姐的身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