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阿修罗 上(1 / 2)

向田守义此时已被带到水无月启面前。

亲眼目睹家族破灭,父亲被杀,使得此时的他已经彻底被打掉了精气神。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得靠被人提着才能勉强站起来。

水无月启看着面前这个男子,说道:“守义君,你父亲不愿与我们做交易,所以才招致如此大祸。”说到这里,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如果守义君你愿意与我们合作的话,那我的承诺仍然成立。”

向田守义听到这话,转头四处看了看此时山谷内的样子。然后回过头来,对水无月启惨然一笑,说道:“你杀了我吧,你永远也别想得知那怪物身上的秘密。我虽然没和你们这些雾隐忍者打过交道,但也知道你是不会放过我的。”

水无月启听到这话,默然了片刻,随后,开口说道:“就算你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但也要为你的孩子着想一番吧。”

向田守义听到这话,用手一指不远处一具穿着精美和服的女子尸体,声音冰冷的说道:“我的妻子都已经被你们杀死了,哪还会有孩子。”

听完对方的话,水无月启盯着向田守义的眼睛,摇摇头说道:“那个女人不是你的妻子。”

说完,水无月启直接拉过向田守义的手,然后在他的中指指肚上扎进一根千本。霎时间,向田守义口中就发出闷哼声,明显是已经疼极,但强忍着不叫出来。

“这是对守义君意图骗我的惩罚。”说完,水无月启向手下吩咐道:“将守义君的妻子带过来。”

“是。”那部下立刻答应,然后前去带向田守义的妻子过来。

水无月启看着向田守义仍然强自镇定的眼睛,笑了笑,说道:“守义君,你妻子平日一直享受着被人服侍的日子,一时间又怎么能完美地伪装成一个婢女呢。”

到了这时,向田守义犹自怀疑水无月启是在诈他,仍然抱着侥幸地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看他仍不承认,水无月启也不再与他分说,静静地等待着部下将向田守义的妻子带过来。

没一小会儿,先前那忍者就推搡着一个面容端庄秀丽,穿着一身婢女衣服的女子走了过来。

待到这女子被带过来,水无月启仔细端详了一番,转头对向田守义说道:“守义君的妻子长得很美呢。”

说完,竟放肆地伸手去抚摸那女子的脸庞。

向田守义的妻子此时心中惊恐无比,也不敢反抗水无月启对她的轻薄举动,只好静静地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儿,因为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肆意轻薄,心中凄楚,竟流下泪来。

到了这时,向田守义已经明白这些水无月们确实是已经识破了自己的小计谋了。也是在这时,他才明白,在绝对的实力下,任何的谋略与计策都显得实在太过无力,枉他还一直以足智多谋自居。

亲眼看着妻子在自己面前遭到敌人侮辱,血气方刚的向田守义怎能忍受得了?虽然身体还被人挟制着,但也是奋力挣扎着向水无月启扑去,面上凶神恶煞,直欲择敌而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