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 / 2)

沙织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水无月启竟然会直接向自己泼了一杯茶。饶是她平日里机巧百变,此时也只能就这么愣怔在原地,呆呆地不知所措。

与刚进屋时妆容精致、容光焕发的样子相比,沙织此时真正可说是狼狈不堪。一杯滚烫的茶水,就这么被直接泼在了她的脸上,残余的水痕此时尚在不断循着她的脸颊往下流,烫得她的脸颊通红。

水无月启此时眼睛通红,样子直欲择人而噬,声音中带着压抑不住的暴戾气息,嘶哑着说道:“竟敢光明正大地监视我,你们以为我如此可欺吗?”

说到这里,水无月启便上前一步,一伸手便掐住了沙织的脖子。沙织被掐地脖颈上青筋暴起,面上苍白一片,双手下意识地就去扒水无月启的双手。

只是她的实力远远无法与水无月启相抗衡,因此这微弱的反抗也只是徒劳。没多大一会,挣扎的力度就开始减弱,眼见着就要性命不保。

小百合二人本以为水无月启只是想吓唬吓唬沙织,但如今看他举动,分明是想要直接取了她的性命。沙织身份不同寻常,就这么无凭无据地杀死她,即使是水无月启也难以承受随之而来的反噬。

小百合看着水无月启这副已经失去理智的样子,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出手阻止水无月启的行为。至于琉璃,则是对此事没什么反应。对于她来说,世上只有她杀得了的人和她杀不了的人。至于该不该杀,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最终,小百合还是决定出手阻止水无月启。虽然如此做祸福难料,但不做的后果更加严重。

既然下定决心,小百合便不再犹豫,立刻开始行事。

不过,在出手之前,她得先说服琉璃帮助她。要不然,说不定她会在自己出手时做出什么举动。

小百合转头看了下正看得津津有味的琉璃,想了想,开口说道:“琉璃,你看大人,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琉璃歪了歪小脑袋,疑惑地问道:“不对劲?”

在她的观念里,强者就该是拥有随便杀戮的权力的。

小百合知道琉璃的成长经历与普通人不同,不能以利弊分析来说服她。因此,小百合只能寻求从维护水无月启自身安全的角度来说服她,继续说道:“琉璃,你看,大人如今的状态明显不正常。我们必须阻止他,才能保护他的安全。”

听到小百合的话,琉璃又转头打量了下水无月启:此时的水无月启,双眼赤红,身体紧绷,整个人散发出残毒暴戾的气息,令人望而生畏。

看到水无月启的这副样子,加之静加和她的关系不错,琉璃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小百合的话,说道:“好吧。”

小百合见琉璃点头,当即说出自己的计划:“大人如今神智不清明,我们应该以外力强行制止大人的举动……”

之后,两人商量了几句,当即就要开始动手,走上前去,准备强行拉开水无月启。

小百合和琉璃两人本以为要大费周章,但却没有想到,二人刚动手,水无月启的面色就急速变化,转瞬间即已变得面如金纸。随即,竟低头咳出一大口血来,咳出的血立刻在他胸前的衣服上晕开,将他的衣服染得血红一片。

刚刚开始动手的小百合和琉璃,以及趁此机会挣脱出水无月启控制的沙织,见此情景,皆是大惊失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