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应变(1 / 2)

沙织感受着心中传来的一阵阵恶寒,挣扎再三,还是没敢冒险继续往外走去,而是慢慢地将身体转了过来。

水无月启见沙织乖乖地转过身来,没有继续试图逃跑,苍白的脸上方才显出一点笑意来。以沙织的身份,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直接对她下杀手。

虽然沙织已经转过身来,但琉璃和小百合还是对她虎视眈眈,手上动作没有丝毫松懈。显然,如果沙织此时有任何异动,肯定会招来雷霆一击。

水无月启此时一点都没有先前残暴嗜杀的样子,而是有些吃力地维持着端正的坐姿,脸上挂着有些疲惫的笑容,声音无力地说道:“沙织,到我这里来。”

此情此景下,沙织也只能乖乖地走到水无月启身边,然后跪坐下来,柔顺地叫道:“启大人。”

“嗯。”

水无月启答应了声,然后,尴尬地发现,自己竟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从水无月启刚才的表现来看,几乎已经可以确认他确实是得了血迹病了。要是他现在再拿些胡话瞒哄沙织,未免也显得太可笑了些。

不过,水无月启倒也并非没有其他办法。水无月启想了想,和善地向沙织问道:“沙织,你觉得,我刚才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呢?”

沙织听到这句问话,自然不能直接说水无月启很有可能是得了血迹病,那无异于自取死路。

人在死亡的威胁下总是能发挥出最大的潜力,沙织挖空心思的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对水无月启说道:“大人一定是前些日子执行任务太累了,方才会身体不适。只需要调理一番,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水无月启的神色,生怕哪句话说得不合他心意。

水无月启听了这话,不置可否,反而是自己也跪坐下来,与沙织目光相对,温柔地说道:“沙织你师从静加前辈,一定也是医术精湛吧。那以后,就拜托你为我调理身体吧。”

说着说着,还伸手拉起沙织的双手,以示自己对她的亲近信任。

被水无月启纠缠着的沙织,此时则是在心中大骂这厮无耻。先前还差点对自己下杀手,现在竟然就装出这种含情脉脉的样子。先前他是少年英才,未来的族长,沙织自然会喜欢他。但水无月启如今血迹病发作,甚至不知还能活多长时间,沙织哪里还愿意与他牵扯不清。

只可惜,如今她性命操之人手,也只能乖乖配合水无月启的表演,只好装出有些羞涩的样子,说道:“大人,我的医疗忍术实在拿不出手,不如……”

说到这里,水无月启伸出食指,轻轻按在她的嘴唇上,阻止她继续说下去,说道:“沙织,是你的话,称呼我‘启君’就好了。毕竟,我们即将成为夫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