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六棱冰花(1 / 2)

擅使刀的忍者,大多都对武士的思想有较强的认同。而在武士的信条里,在刀上煨毒,实在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行。

琉璃虽然年纪小,但刀术之强,在宗一郎看来已经是当世一流的水准。因此,宗一郎当即以为她是哪位刀术名家调教出来的弟子,如今只是被水无月收揽到麾下罢了。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宗一郎更加对琉璃在刀上煨毒感到怒不可遏,怒声喊道:“在刀上煨毒,你还算是一名刀客吗?”

两边距离这么近,水无月启这边自然也是听得清清楚楚。但双方都是忍者,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任务,又怎么会对宗一郎的话有什么反应?

不仅如此,宗一郎身边的有些忍者甚至还觉得他实在太过迂腐,在这个时代,竟然还讲武士那一套。

至于琉璃,则是若无其事地拔下插在身上的千本,然后仰起小脸,对水无月启露出一个纯真的笑容。至于宗一郎怒斥她的话,则完全没被她放在心上。

水无月启轻轻拍了拍琉璃的小脑袋,说道:“做得好!”引来后者一阵眉开眼笑。

既然甫一交手就挫败了宗一郎一方的士气,真正实力处于劣势的水无月启自然要把握机会,当即就大声下令:“立刻给族内发信号,要他们来支援。其他人立刻对敌人发起进攻。”

既然已经开战,这些水无月忍者自然也不会再有其它想法。听到水无月启下令,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队伍中立刻便冲天射起三支烟花。烟花带着“咻……咻……”的声音,与空气摩擦着向空中飞去。随即,便在空中炸成三朵六棱冰花。

由于雾隐村的三大族的相互掣肘,明争暗斗,鬼灯、水无月、辉夜都各有一套传讯系统,村子则是使用另外一套传讯系统。

水无月启如今下令发射三朵六棱冰花,则是代表着最紧急的状况,要求附近的水无月族人立刻前来支援。

对于水无月启的举动,宗一郎自然是明白其中的意思,不由喝道:“水无月启,你擅自暗杀‘七忍刀’成员,如今又把这件事闹得整个村子人尽皆知。即使你是水无月的少族长,这次也逃不了了!”

岂料,水无月启听到他的话,却并没有显出一丝惊慌,脸上反而显出一丝诡秘的笑意,说道:“宗一郎,你图谋斩首大刀,因而暗杀荻原裕一。本大人如今带队诛杀你这叛徒,何处违反了村子的法令了?”

水无月启话还没有说完,水无月一族的驻地已经升起了回应的烟花。紧接着,众忍便见水无月一族的方向火光冲天,明显是已经开始行动了。

宗一郎见水无月启颠倒黑白,心中一想,立刻觉得事情的走向有点不妙。

他们之前敢埋伏水无月启,是笃定水无月一族在苍斗的对外政策下不敢与水影敌对,即使吃了亏,也只会咬牙吞下去。但他们没想到水无月启竟然敢这么做,直接激起水无月和水影的直接对抗。

宗一郎在水影这边虽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但如今眼看着水无月一族要和水影的势力爆发直接冲突,他也一时不敢做决定,怕事后被水影拉出来做替罪羊。

水无月启也是多年未见过宗一郎了,只记得他以前是一个既狡且悍的厉害人物。但今日一见,宗一郎先是不敢与琉璃赌刀,现在又遇事犹豫不决,不由心里对他大大看轻。

……

水无月族内。

一阵喧哗声传来,静加从睡梦中被惊醒。

“怎么回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