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场婚礼?(1 / 2)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水无月启晾了水无月智辉一家一会儿之后,才将他召进门来。

水无月智辉带领着自己的妻子、沙织和一个儿子走进门来之后,立刻便快步走到水无月启身边,对水无月启恭敬地弯身行礼,口中说道:“族长大人,您辛苦了。”

听到水无月智辉对他以“族长大人”相称,水无月启面上神色不变,看向水无月智辉,说道:“智辉君可要注意对我的称谓啊,我现在只是‘代族长’,你不应该对我以‘族长’相称啊。”

这几日以来,因为族长苍斗一直昏迷不醒,原先主持族内事务的静加、佑真等人已经沦为阶下之囚,和也等人也已经被夺去实权,所以,大权已经基本集中到了水无月启手中。在这种情况下,水无月启最终“被推举”为了代理族长。

水无月智辉身为马上就要成为水无月启的岳父的人,现在水无月启当场不给他面子,直接对他以“智辉君”相称。这往严重了说,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对水无月智辉的羞辱了。但水无月智辉却似乎丝毫没有感到难堪,仍然是恭敬地对水无月启说道:“是,大人说的是,是我失礼了。”

水无月启也没想到水无月智辉竟然会是这种表现,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现在,水无月智辉对他如此恭敬,他也不好再继续板着脸了。【△網WwW.】

加上沙织也在现场,他们二人毕竟很快就将成为夫妻,他也得顾及一些沙织的颜面。因此,水无月启也就没有继续追着这个“族长”的称谓不放,而是放缓了一些语气,对水无月智辉问道:“智辉君今日来此,不知是有什么指教吗?”

说起来,水无月智辉也是即将要成为水无月启的岳父的人了,但水无月启仗着自己现在是一族之长的身份,从他进来就一直以“智辉君”相称,也是有些不合适的。

对这种情况,水无月智辉倒是一直没有什么不满显现出来,但沙织明显觉得有些看不下去了,不由嗔道:“启君,你对我的父亲,怎么能一直以平辈称呼相称呢!”

沙织一开口,作为夫妻的水无月智辉就知道自己的女儿要说什么了,但没来得及制止。此时听到沙织的这番话,他面上不由大惊失色,偷觑了一眼水无月启古井无波的面色,急忙大声叱责沙织道:“沙织,你在说些什么话,怎可对大人如此不敬,还不立刻向大人谢罪!”

水无月智辉也没有想到水无月启竟然会悍然发动叛乱,一举剿灭了静加的党羽。在这之前,他还一直想在水无月启和静加之间左右逢源,但在现在,这番举动反而成为了他的一块心病。

虽然自己这几天一直老老实实待在家中,但他也知道族中已经有好几户人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对水无月启自然是百般讨好,恨不得卑躬屈膝了。因此,现在他才会对沙织的话如此生气,深怕沙织一不小心惹怒了水无月启,给自己家带来大祸。

沙织倒也并非不明白自己家现在已经没有静加做靠山,自己平日行事应该收敛再收敛,更别提当面顶撞正大权在握的水无月启了。不过,她毕竟还有些小女儿家的心思,希望水无月启能够对自己的父亲多一些尊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