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1 / 2)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水无月启费力地将琉璃的小脑袋拉到自己的脸边,然后,噙住琉璃的嘴唇,要她吸食自己唇边溢出的鲜血。

琉璃下意识地吸食起水无月启唇边的鲜血,随着新鲜的血液源源不断地进入琉璃口中,她的的情绪才稍稍稳定了一些,整个人变得冷静了些。

水无月启的唇角在不知觉间被琉璃咬破,这时仍是感到微微的疼痛。等到水无月启觉得琉璃已经冷静下来后,他咬了咬琉璃的嘴唇,示意她停下来。

琉璃嘴唇吃痛,抬头看了看水无月启的脸色,这才意识到水无月启现在的状况,急忙停止了吸血。

水无月启看着琉璃,声音沙哑地轻声说道:“琉璃,听话,不要怕。你现在,立刻去给侍者下令,要他立刻召我姐姐千夏过来。至于其他人,谁也不要告诉。记住,说话的时候要冷静,不要……咳……咳咳……”

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水无月启又咳嗽起来。琉璃见状,又急忙伸出手轻抚着水无月启的背给他顺气。过了一会儿后,水无月启才缓过气来,吃力地继续说道:“你不要害怕,去做吧。”

说完,水无月启又费力地伸出手,轻轻推了琉璃一下,示意她快去。

召自己的亲姐姐千夏来,就是水无月启在这一小段时间里考虑出来的办法。自己这个姐姐,不仅和自己是亲姐弟,而且为人软弱,也没有什么大野心,在水无月启看来,是此时最值得信任的人。尤其是,千夏还是医疗忍者,正好能帮助自己先稳定一下病情。

至于其他人,弥生也有族长血脉,也是潜在的族长之位的继承者。虽然她很难得到众族人的支持,但因为这个原因,水无月启在这种时候是绝不会信任弥生的。

其他诸如小百合,沙织,航生,亚纪子等人,虽然暂时看来并没有背叛自己的可能,但在当初的静加眼中,沙织不也是没有背叛她的可能吗?但最终结果,正是沙织给静加下了药。要是没有水无月启果断发动武装政变,这将是静加所受到的最致命的一刀。

因此,思前想后之后,水无月启还是决定只召姐姐千夏前来。虽然沙织处理这种突发状况的能力不够出色,但自己至少能信任她。

琉璃出去向那个侍者传话时,虽然面上红润,举止也有些微微的怪异。但侍者也只是以为这是因为水无月启和她在办公室中做了什么事情导致的,苍斗在位时有时也会有些这样的举动。因此,这侍者也没怎么怀疑,便直接派人去通传千夏来了。

……

那边水无月启发病,派去寻找千夏的忍者已经在路上了。

这边,宗一郎则是带着水无月启签发的命令,来到了家族的监狱前。

守卫监狱的人全部都是水无月启的精英部下,即使是宗一郎单身来此显得有些诡异,但在仔细核查了宗一郎的命令后,便也直接按照规矩将他放了进去。

这也是水无月启执政之后出现的一个新变化,所有的水无月启的部下在执行任务时都是只认公文,不问其它。若是以前,想要见静加这类的家族重犯,都是苍斗或静加直接向管理监狱的人直接打招呼。然后,守卫人员认准身份后,才会放来人进去。

一个认来人手持的公文,一个认来人的身份。

宗一郎在心中暗暗品味着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差别,没过一会儿,就走到了静加居住的那个房间前。

宗一郎走到门前,先是“噔、噔、噔”的敲了三下门,然后,便安安静静地站在门前等着里面的回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