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信任”(1 / 2)

自沙织答应帮助水无月启对付静加已经有一个月了,这段时间以来,族内一直没有发生什么大事。静加一方和水无月启一方仍然是针锋相对,互相争夺对方在族内的话语权。沙织和水无月启也已经正式举行过了订婚仪式,只能来年完婚。

值得一提的是,苍斗已经正式放出风来,将在新年时与静加正式成婚。族人们私下猜测,少族长水无月启与沙织的婚礼被定下在明年再举行,也许正是为了避开这件事。

毕竟,父子俩在短期内相继成婚,实在是太难看了。

至于宗一郎一家人,现在则是活在水无月一族的监视之下。实际上,水无月一族只限制了宗一郎的家人的人身自由,并未怎样约束宗一郎平日里的活动。但宗一郎思前想后,觉得自己独自外出很有可能会遭到鬼灯幻月派人狙杀。因此,反而是就这么乐滋滋地住了下来。

昔日遇敌从不退半步的宗一郎,如今竟然成了这幅模样,知道事情内情的人,都不由对此慨叹不已。但因为担心宗一郎是借机迷惑其他人,水无月一族倒也没有因此放松对他的警惕就是了。

……

水无月启的住处。

“沙织,你的茶道技艺,可是越来越精湛了啊。”水无月启抿了口茶水,如此说道。

沙织此时早已半公开化的与水无月启住在了一起,虽然族内也有人对沙织的这种行为不满,但此时是得到水无月启和静加的共同认可的。因此,虽然有人诟病此事,却也造不成什么实质性影响。

听到水无月启称赞,沙织轻轻笑了笑,开玩笑般地说道:“启君,你就不怕,我也想对待老师一样……给你在杯中下药?”

没错,沙织采取方式,正是在为静加表演茶道时,在指甲上沾一点药,然后每次都给静加在茶水里加一点。沙织可以说是静加看着长大的,静加对她并没有向对其他人那样强的防备心理。

结果就是,静加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食用了大量水无月启提供给沙织的药物。因为静加自己就会医疗忍术,而且随时可以得到家族最好的医疗救治,因此水无月启在派小百合去私下购买药物时,也特地选了这类不易被发觉的药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