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暗渡陈仓(1 / 2)

沙织的父母虽然决定要两面下注,但他们却也不能对水无月启有明面上的亲近接触。如果他们如此做的话,那无异于直接背叛静加,其后果是他们所不能承受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想表达对水无月启的善意,自然就只能通过沙织来传达了。可怜沙织平日里也是颇为自强的人,但如今却沦落到成为父母讨好少族长的筹码。对于这个事实,沙织是既无力反抗,也不想反抗。

沙织父母的心思,沙织本人虽不甚了解,但当水无月启见到沙织第二次在傍晚来“拜访”时,却立刻就了然于心了。

而静加,虽然觉得沙织到水无月启那里去太频繁了些,但她教导沙织多年,向来信任沙织。因此,还以为只是因为水无月启初尝男女情事滋味,因而才频频召沙织前去。

这日,水无月启和沙织二人**过后,沙织静静地蜷缩在水无月启的怀里。耳朵贴着水无月启白皙的胸膛,感受着对方的心跳声。

水无月启的手放在沙织的纤腰上,心中胡思乱想道: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在自己前世还正在上中学。而在这方世界,却大都已经被当作一个成年女子来看待了。

而且,这个世界对待女子,远比前世的那个工业文明社会要来得残酷。

就单说水无月族内的情况,身份尊贵如弥生,千夏,真夏,沙织这类的人,弥生沦为他人禁脔,多年来只能靠在他人胯下承欢来获得生存下去的机会。沙织,出身亦是尊贵无比,但此时此刻,也是对自己小心逢迎,生怕惹得自己不快。

至于千夏和真夏,现在虽然是衣枕无忧,但可以想象,等到未来自己和静加决出胜负后,这二人的地位也必定会随之有大幅度的变化。

这还只是族中高层子女的状况,那些普通族人的子女,在这个年纪,已经开始执行任务,在战斗一线厮杀了。没有修炼天赋的,则只能早早嫁人。而且因为没有修炼天赋,在丈夫家的地位也大多不是太高。

看着水无月启若有所思的样子,沙织用靠在水无月启怀中的头顶了顶水无月启的下巴,柔声问道:“启君,在想什么呢?”

被沙织的话从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中叫回来,水无月启笑了笑,用手摸了摸沙织的秀发,回答道:“没想什么。”

沙织也只是随口一问,问完后就有些后悔,担心水无月启误会她趁机打探情报。但听到水无月启用这带着明显敷衍意味的话回答自己,沙织心中却又有点不太高兴,不禁轻轻咬了水无月启的胸口一下,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