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两面下注(1 / 2)

“小姐,夫人唤您过去问话。”

一个仆妇站在沙织的门前,如此轻声说道。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

沙织的母亲此时正在练习插花,见到沙织进来,便即说道:“沙织,过来,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沙织一听母亲的语气,当即就猜出来母亲想问什么了。于是,便迈步走到母亲身边,跪坐下来,低头说道:“母亲,是女儿错了。”

也是,沙织待在水无月启处待了一晚上,任谁都会猜测她和水无月启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沙织的母亲从小看着沙织长大,二人朝夕相处,别人猜不到具体情况,她还会猜不到吗?

因此,沙织不作他想,听到母亲询问,便立即认错。毕竟,婚前失贞,虽然对方就是自己的结婚对象,也会让沙织这等人家感到脸上无光。

沙织的母亲相貌亦是极美,气质端庄沉静。此时,听到沙织什么都不说就直接认错,面上也仍然没显出什么异样的神色来,反而是问道:“沙织,你错在哪里?”

听到母亲的话,沙织刚想开口,承认自己那夜在水无月启那里做的事。岂料,沙织的母亲却轻轻掩住了她的嘴唇。

“沙织,这件事,你做得很好。”

欸?

听到母亲如此说,即使以沙织的机敏过人,一时间,也不由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由开口困惑地问道:“母亲?”

沙织的母亲也跪坐下来,讲沙织揽到怀里,一边轻轻抚摸着沙织的秀发,一边轻声说道:“沙织,他是少族长,你嫁给他,就是少族长夫人。日后,你就是族长夫人。以你们二人的身份,即使偶尔做得出格了些,也没有人敢说什么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