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凌空(1 / 2)

这个声音出现之后,浮在半空中的冰镜便不再继续变小,反而过了一点时间后又重新开始扩大。

水无月启的声音从中传出来:“果然,这就是所谓的‘人身式神’吧?”

此时的“三田信”,虽然浑身是血,但面上却没有丝毫颓靡或者不安的神色,站在妖狐式神的脊背上,听到水无月启的话后,淡声说道:“没想到你们也知道这门技术。你猜的不错,这三田信,正是在下炼成的一具‘人身式神’。”

水无月启出声止住了自己的部下发起进攻,饶有兴致地说道:“那些山间蠢物,毕竟不通灵智,悟性低下,因此你们不愿只用它们来做式神我倒是也能理解。不过你们这些阴阳师竟然想到要用活人来炼制式神,也真称得上是丧心病狂了。”

“三田信”的嘴角微微咧开,发出声虚弱的笑声,然后说道:“大人谬赞了。”

说话间,“三田信”踩了踩自己脚下的妖狐式神,引得后者微微挪动,转换了个姿势。

接着,“三田信”重又抬起头来,面对着传出水无月启声音的冰镜说道:“贵族的本领,在下也算是领教到了。大人能否高抬贵手,放在下这具式神离去?作为回报,宫岛遥人会在今日夜间被送到贵族。”

冰镜上泛起湛蓝色的光彩,却迟迟没有声音传出。

见状,水无月航生等这些水无月启的部下都暗地里紧紧握住自己的武器,而且开始缓缓地变动自己等人的方位。显然,这些水无月的忍者还在想着对“三田信”一击必杀。

而“三田信”因为只有自己一人,则是只能表现出一副镇静的姿态,也没有办法做出什么实质性的防御措施。

现场方才稍稍有些放松的气氛又悄然间变得紧张起来,如一根被绷紧的弓弦,当弦被松开的刹那,便也是夺人性命的利箭被射出的时刻。

终于,水无月启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阁下,你,或者该说是你们,毕竟给我族,甚至整个雾隐村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现在想用一个宫岛遥人就打发了我们,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呢?”

“三田信”的头微微低下,回道:“宫岛遥人毕竟身份特殊。”

水无月启忽然嗤笑了一声,而后说道:“他不过是运气好,出生在了一个尊贵的家庭,可除了这些,他还有什么作用呢?即使他死了,有大名血脉的人也是要多少有多少。想光用他就让我放你离去,阁下的确是想得太好了些。”

“三田信”并未显出惊慌之色,反而是又表现出了他在秋山秀和面前故意表现出的,那种智珠在握、一切运筹帷幄于心中的姿态,反问水无月启道:“若依照阁下所言,阁下不也是如此吗?阁下不也是凭借着自己身上流传的血脉才能担任水无月一族的族长的吗?”

“放肆!“

水无月启还未来得及回话,但在场的诸多水无月一族忍者中却有不少人已经忍耐不住,喝斥出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